外出限制、取消婚禮、醫院全面禁止探病、孕婦臨產爸爸不能跟 ! 「相忍為社會」的奧地利全國防疫

友善列印版本

2月25號奧地利出現了首次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案1和案2為在奧地利西部緹羅爾邦某名旅館工作的兩位義大利年輕人(兩位皆已康復出院)。奧地利其他各邦也陸續傳出確診,截至3月5號共有35名確診,絕大多數是從鄰國義大利旅行回來的奧地利人,沒幾天,確診人數便破百了。奧地利政府雖然開始行動,但是一般民眾毫不在意。

奧國滑雪勝地變成了「歐洲的病毒養殖場」

緹羅爾邦(Tirol)擁有奧地利最旺盛的冬季產業,更曾兩度主辦冬季奧運。在觀光業盛行的奧地利,緹羅爾可以說是功不可沒。吸引全奧和歐洲各國滑雪熱愛者,曾經創下一年近四千八百萬旅館過夜次數的紀錄。

緹羅爾政府因觀光經濟考量和低估疫情,滑雪場出現確診病例,遲遲沒有展開實際行動,在輿論的壓力下要求旅客離開,並完全沒有掌握外國觀光客的行蹤,他們在等待回國班機時,入住緹羅爾各地旅館。

因為地方政府的錯判和疏忽,竟讓奧地利成為了病毒輸出國:許多滑雪客在回國後檢驗成為確診病例。其中又以挪威和丹麥最嚴重,幾天內的數百名確診病例通通都是在奧地利感染的。緹羅爾許多滑雪勝地的名字躍上歐洲各大媒體,甚至被冠上了「歐洲的病毒養殖場」的稱號。

政府大刀闊斧進入全民防疫

三月初不少歐洲各國都還在觀望,奧地利這時候達約150確診病例,聯邦政府在3月10號站出來,呼籲全國人民千萬不能小看新冠病毒,並宣布一連串全國通用的政策,其中包含大中小學停課、實施在家工作、禁止室外五百人以上和室內一百人以上的藝文體育宗教社交聚會、實施邊界管制等等。

政府也不斷宣導大家,我們要保護各個族群,尤其是年長者和有病史者。政府堅決的態度,也在傳達一個核心訊息:第一波我們確實沒有守住,那麼第二波,我們必須用盡一切方式,務必降低病毒擴散速度。相忍,就是為了我們的社會!

政府宣佈的政策也必須由國會通過才有法律效力,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都表現平日難得一見的團結,少了針鋒相對,迅速地通過各項防疫法規。

德國受限於聯邦制,大量德國鄉民湧入稱羨

奧地利聯邦政府堅定的態度,安撫了不知所措的民心。就連平日充滿辱罵留言的總理社群網站,留言區竟然可以說是一面倒的稱讚。

令人訝異的是,奧地利各社群網站湧入了大量德國鄉民,不斷表達羨慕的心聲,並指責自己國家各邦口徑不一,中央政府緩慢無作為。

當奧地利政府宣佈禁止百人活動時,奧地利全國上下的藝文機構和宗教團體直接跟進,乾脆自行一併取消所有活動,就算是十來人的小活動。而這是德國健康部長用非常溫柔的態度,建議德國各邦不要舉行一千人以上的活動。擁有德國悠久古典音樂傳統的曼海姆(Mannheim)照常舉行大型音樂會,準確地只讓999位觀眾進入,沾沾自喜地宣告我們聽從健康部長的建議,沒有犯規喔...

很多人很納悶,為什麼德國在防疫的腳步上,無法全國統一施行呢?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受限於「聯邦制」。顧名思義,國家是由各個「邦」聯合組成,依據憲法每個邦都擁有極大的自主權,聯邦政府(=中央政府)是不能隨意插手的。聯邦制的優點就是邦政府因地制宜,得以根據當地人民需求制訂法規,而缺點就是當需要全國口徑一致做事時,中央很難施力。

國家的全名更是強調這個體制:「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而同樣實施聯邦制的奧地利的全名只是「奧地利共和國」。那為什麼奧地利就能夠輕易地調整全國腳步呢?

除了奧地利是個人口不到九百萬的小國(德國人口為奧國近十倍)動員較為容易,德國的聯邦制度也有特別的歷史因素。奧地利在成為民主國家前,幾乎可說是一直被同個王族所統治(哈布斯堡家族)。而德國向來是許許多多的國王和諸侯的聯盟,這些王國可以說是「邦」的前身。而希特勒掌權時期,所有的權力都掌握在他和同夥手中,中央一黨獨大。在二戰結束後,盟軍協助德國重建時,立即奠定落實聯邦制度。

更強波的防疫手段:孕婦臨產,爸爸也不可以跟進醫院!

奧國政府不斷在宣導「我們要一起來保護老人!」絕對不能因為停課就把小朋友丟給阿公阿嬤帶,因為就是要減少老人與年輕人、小孩的接觸!成年人也不能去探望父母和長輩!

我剛開始很納悶,為什麼政府一直強調保護老人?後來我慢慢懂了,政府高招阿!奧地利人的家庭觀念很重,在鄉下三代同堂、四代同堂的大有人在。政府如果跟一般人說我們是要保護你,許多人還覺得我很好,沒有必要被保護。你跟奧地利人強調這一切為了保護你的長輩,突然就很多人乖乖照做了!

在3月14號,奧地利政府更推出了更嚴格的規定,不僅全國上下所有商店、餐廳、咖啡廳必須全數關門,婚禮、受洗等儀式也一律禁止,人民更是只有以下四個理由可以出門:

1. 因為必須維持國家基本運作得出門,如醫療健康人員、清潔人員、保全人員、大眾運輸駕駛員、警察、軍人、記者、電視廣播人員、載貨司機、外送員、郵差、宅配、銀行員、電信局、垃圾車、食品工廠員工、農畜業、民生用品(藥局、雜貨店、超市、肉舖、麵包店、加油站、書報攤、藥妝店、動物飼料行、寵物食品店、農務用品店、醫療器具用品店、手機通訊行)的工作人員。
2. 必要的、無法避免的採購。
3. 幫助有需求的人。
4. 短暫出門遛狗和散步,但是只能與跟自己同住的人一同,且不能超過五人。超過五人便是集會,視為違法。

奧國也展開了史上最大型的撤僑行動,目前還有數萬人在國外旅遊。在記者會上,憔悴無比的外交部長懇求散落在全世界各地的奧地利人,趕快與外交部聯繫。他表示,政府要把國民接回家,竟然還有人說「我還想去參加當地一個觀光活動,可不可以搭下一班撤僑班機?」第一次看到外交部長發火,他生氣地說:「都已經發出旅遊警報了,為什麼還有人挑這個時候出國玩?政府的資源不是用不完的!我們也不可能永無止盡地撤僑!」

在2019年美國CEOWORLD雜誌公布的「醫療保健指數」中,台灣排行全球第一,緊接的是南韓和日本,而奧地利排行全世界第四名(德國17名, 英國30名,義大利37名)。

雖然整體上醫療系統健全,但是奧國深恐應付不來大量的病患,因此在防疫策略上,更是以保護醫院、診所、醫療人員為主軸。醫院和療養院不僅禁止親友探病,甚至嚴格禁止臨產孕婦的先生同行,孩子出生後一直到出院為止,先生和家人也不得探望。當你有疑似症狀時,不得自行就醫,須撥打防疫熱線,由專人到府檢驗。雖然這個手段很耗時間,但是奧地利目前能做到一天三千人次上下的檢驗量能,為進行更全面性的檢驗,政府和紅十字會投入更多人力。

各國瘋狂封鎖邊界

歐洲各國紛紛推出強硬政策,其中不乏直接關邊界。對於島嶼國家台灣人來說,可能會覺得為了保護自己國家,關邊界不是最直接的做法嗎?

被八個國家環繞的奧地利,跟鄰近國家十分緊密,來往十分頻繁。我住在奧地利南部,有時候嘴饞想吃南歐菜,開車到斯洛維尼亞邊界不用四十分鐘,通行無阻。跟我從屏東市區到萬巒吃豬腳所需時間差不多。

許多在奧地利工作的外國看護和醫療人員,不是天天就是每周往返奧地利與自己的國家,一旦封鎖邊界,他們就面臨不是得決定待在自己國家,就是得繼續留在奧地利。可是也有許多人在奧地利根本沒有住所,因為他們平日就是天天往返。名義上只要有醫生證明病毒檢驗為陰性就能通過邊界,但是現在各地的檢驗都忙不過來,很難輪得到沒有任何症狀的健康人士。

當德國單方關閉對奧地利邊界時,造成奧地利大幅恐慌。比如說莫札特的家鄉薩爾茲堡(Salzburg)就在德國邊界,如果想從這一帶開車到奧地利西部,你必須先開進德國,然後再開進入奧地利,這段跨德國的路線也是連接奧國中西部最重要的路線。奧地利境內並沒有道路直接連接中西部(太多山擋在中間,繞路的話必須多花約一到兩個小時的時間)。

過沒幾天,匈牙利也突然宣布關閉與奧地利的邊界,許多想從奧地利返國的巴爾幹半島人、羅馬尼亞人,就被困在奧地利邊界。大家可以稍微想像一下,有點類似你今天開車從高雄要回台北,在路上愕然發現台中封鎖所有街道不讓任何人通過。(後來匈牙利政府退讓,重新開啟邊界,讓外國人得以穿越匈牙利,終究返國。)

在類似封城封國的日常生活,到底如何運作?

全國學生停課,不代表就是放假。每位老師還是會出功課,還是會進行數位教學,同樣會與家長協調,盯著孩子的學習表現。

我一位多年好友在本城一所中學擔任音樂教師,他告訴我,他現在才發現原來老師和學生其實都是很有潛能、很有創意的!他出功課,請每位學生錄製五分鐘的影片,講解在薩爾茲堡拍攝的著名美國音樂電影「真善美」,每位學生都做了讓他驚豔的精彩影片,有人穿插影音,有人製作圖表,有人分析對奧地利觀光業的影響,還加入了多媒體連結,頭頭是道。

另一項功課是請同學們聆聽維瓦第的四季協奏曲,並寫聽後感想。有趣的是,有兩位同學的感想幾乎一模一樣呢!當他質問這兩位同學時,兩位年輕人辯解說,「我們是一起完成感想的!」老師的回答也很妙:「既然如此,那你們也一起分享成績吧,一人一半!」

我家門口有輕軌電車經過,這條線路沿路經過最多住宅區,並且直達本城的邦立醫院。當政府宣布全國進入省電模式後,突然本來塞得滿滿的電車都沒人了!我在花園種花,每幾分鐘就看到空蕩蕩的電車經過,確實會感到有點詭異。經過一個星期,地方政府也跟大家報告,本城的大眾運輸乘客少了近九成,基本上都是空車為主,因此將會減少班次,讓更多的司機可以回家休息。

我住在一個離市中心有些距離的住宅區,在二戰後時是許多勞工的家,家家都有一塊地,得以種水果養雞種菜,自給自足。我們家花園裏面也有種菜、蘋果樹、櫻桃樹、不同的莓子等。這幾天也看到附近鄰居都在花園裡面揮汗著。有鄰居更是徹底執行新政策,不像平日出門遛狗,就讓狗在花園裡面玩。

民間機構和政府也鼓勵大家網路購物,雖然商店不能開門(為了減少與顧客的接觸),但只要有網路購物的商家,都可以繼續運作網購。沒有網購的商號,也可以透過電話訂購。有外送服務的餐廳,雖然不能開門讓客人進門,只要符合政府防疫要求,就可以維持廚房和外送運作。

通常奧地利人都是跟成本壓得很低的大型德國公司網購(我也不例外),而這場危機讓奧地利人警覺到:「自己的經濟自己救!」我也開始跟城裡的小書店訂購書籍,老闆說好多人訂書,對於民眾的支持也感到窩心。我也開始向附近的小農訂購新鮮蔬果(還是當天晚上宅配呢!),後來湧進太多訂單,農夫完全應付不來,不得不關掉網路商店好幾天。

為了保護宅配員,不讓他們與顧客接觸,宅配和外送人員與顧客電話聯繫,按了門鈴就默默地離開。我的郵差很可愛,按我家門鈴,等到我從窗戶探頭,確認我人在,便把包裹放在我們家花園門口,我對他喊說:「你是我們的英雄!」他雙手比讚,大聲回喊:「我們站在一起!大家都要健康喔!」

在這個艱辛的時刻,也看到許多溫暖的人性:政府號召在醫療機構服務過的替代役們,結果沒幾天就有三千多名志願者報名,準備隨時被政府徵召。為了提高居民士氣,奧地利警察在開車巡邏社區時,震天響地放奧地利著名民歌I’m from Austria (我來自奧地利)給大家聽,感謝大家配合政府政策,並呼籲在外面逗留的人士趕快回家,不然就要開罰了!許多社區的年輕人主動協助獨居老人,幫他們採購糧食和藥品,被迫關門的餐廳老闆做免費餐點給醫療人員,也有許多電力公司、電視台員工和新聞主播群甚至自願住進公司,打算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都在公司渡過。

奧地利總統為大家打氣:「這次我們一定也做得到的!」

在政府宣佈強硬政策時,76歲的總統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也發言為人民打氣。奧地利總統雖沒有政治實權,但他是各個政黨之間的調解者,也為奧地利接待重要外賓。

奧地利去年曾經發生一場極大的政治風暴,當時總統對全國人民發言中說:「只要有勇氣和那麼一點信心,我們就可以應對這一切。我們在過去也曾經做得到,而這就是標準的奧地利魂。」當時我聽著聽著,眼淚狂飆,從來沒有如此驕傲我是這個國家的一分子。

這次的總統發言,一如往常堅定又溫和,他懇請全國上下一起來防疫。全面降低與他人接觸,也不要再親臉頰、擁抱和握手,「就算保持距離,還是有很多表達關懷的方法啊,我現在都是這樣打招呼,很亞洲、也很有禮貌。」他在胸前合掌,充滿笑容地對著螢幕前的觀眾鞠躬。「我們在這個國度已經共同撐過了許多事情,我有信心,這次我們一定也做得到的!」

關鍵字: 武漢肺炎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