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吳志楊「不解」之惑

友善列印版本

根據11/21中國時報地方版報載,吳志揚縣長在青埔國中動土儀式致詞時抨擊〈環保團體抗議航空城政策,認為在雙贏的局面下,不解抗爭用意為何。〉,我們覺得這位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縣長真的是離人民很遠,很失格。

首先要正告吳大縣長的是:「桃園在地聯盟」已在今年9月15日經過合法程序登記在你主政的桃園縣政府社會局,我們的宗旨明定「致力於關懷、監督、創建桃園在地之民主政治、教育文化、環保生態、社會福利、勞工權益…等公眾事務性的工作」。籌設前早已投入上述工作一年多,我們的立案證書上面還蓋著大縣長核准的章;沒想到大縣長孤陋寡聞,還活在去年以前的印象裡,這個不解顯然是大縣長自己犯的錯,證明你是位活在自己象牙塔裡不解民謨的宅官爺。

環保團體就不可以抗議航空城計畫案嗎?這政策是你說好就算好的嗎?民主時代,我們又不是吃你奶水長大,又不欠你甚麼,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支持航空城政策呢?這個邏輯問題,小學生就可以回答大縣長可不可以。

航空城是雙贏的局面嗎?雙贏指的是政府和財團嗎?如果是讓我們老百姓大輸特輸的政策,我們為什麼要支持呢?

報載吳志揚說:機場與在地居民過去始終處於緊張關係,如今拜航空城政策之賜,雙方不但能互相加持、拉抬,地方更有捷運行經,桃園縣政府為保留生態文化,也針對埤塘進行保育工作,不解環保團體「有什麼好抗議的?」

我們要請問「機場與在地居民過去始終處於緊張關係」是誰造成的呢?不就是你們延續前朝以來的行政體系嗎?當年說要蓋機場,吹噓著未來的繁榮,把「國家建設」的帽子套在大園弱勢的民眾頭上,一聲令下就強取民地。如今,弱勢居民含淚拋棄土地再胼手胝足重整40年後,好不容易又有個充滿溫馨甜蜜的家園,現在冠冕堂皇的「雙贏」航空城計畫在你這位如世襲第三代領導人口中放送,可知道勾起多少在地居民恐懼的回憶?

你可知道抗爭居民在台灣「區段徵收」的歷史裡看到多少的不公平與不幸?稍前有今年7月苗栗的強拆民宅,導致張藥房老闆投水自盡事件讓全國人民震驚遺憾;更近的就在10天前,你的縣民呂阿雲先生正是因為擔心家園遭「航空城計畫」徵收而喝農藥死諫。含金湯匙出生的縣長大人,你在事後接受議員質詢時一問三不知,還拿報紙和警察局偽造的死因,硬說老翁之死與「航空城無關」來混淆視聽為自己造的孽脫罪,如今家屬證明死因了,你有虔誠的到喪宅慰問、道歉嗎?你還在裝死嗎?你還是選前不斷吹噓要創造「愛與祥和」的那位清純立委吳志揚嗎?

甚麼叫做「互相加持、拉抬」?老百姓一聽就直覺是政商在加持、炒地皮要繼續拉抬。拉抬到最後,資訊管道充足的政商開始抽離,倒楣的又是被拖下水的弱勢百姓。這種金錢遊戲你們政商兩棲的家族最會玩,你當老百姓都是白癡,都不懂個中玄機?不然你的副座李朝枝為什麼可以在半年內買賣溜地獲利上億?可知他全身而退含笑離職背後的不公不義是誰在承擔嗎?

你說的很好聽:「桃園縣政府為保留生態文化,也針對埤塘進行保育工作。」請你告訴我們原本應是「國門驕傲」的桃園藻礁,你們做了甚麼保育?你們信誓旦旦要做生態保育,為什麼到現在藻礁區大部分地區還是死寂狀況?而環保團體提報申設的「自然保留區」,竟然在你主政下空轉四年持續至今?

你的埤塘保育計畫又是甚麼呢?黃小鴨三條線五線譜爆鴨事件嗎?你知道你們辦理的地景藝術節正是冬候鳥來台過冬的時節嗎?每天數萬人以上的驚擾,這是對埤塘生態的保育嗎?我們還要請問:六月三讀通過的溼地法,明示「濕地補償」原則,這次的航空城蛋黃區要填掉三個合計46公頃的大埤塘,有具體的補償計畫嗎?我們沒有看到!

我們只在報端看到蛋白區的18口共計87公頃的埤塘,在民意代表翻桌要求希望被徵收時,貴府負責開發的城鄉局馬上回應將積極向營建署爭取納入徵收(埤塘不徵收 航空城說明會翻桌罵),徵收之後呢?做公園綠地嗎?做公園綠地就算是溼地補償嗎?桃園原本有上萬口埤塘,如今剩下兩千多口,這個摧毀「世界自然遺產」的兇手不正是貴府一路來的開發計畫嗎?

我們很遺憾也感到憤怒的是吳大縣長到現在還無法體驗到人民的痛楚和疑慮,20日當天和我們一起到議會參與抗議的正是桃園航空城自救會的幹部們,他們針對這個浮誇計畫的必要性、正當性和安遷計畫的合理性都表達很深的不安與焦慮。他們期待的只不過是不要急匆匆的審議通過,希望獲得更民主、更透明的溝通程序,他們是真正希望獲得雙贏的小老百姓;而手握大權的公僕大爺,你們竟然無視民謨,甚至已經下達年底前就要審議通過,強要將「區段徵收」的巨輪輾壓在弱勢小民的身上。

口口聲聲講著「愛與祥和」的吳大縣長,你的不解才真是我們小老百姓的不解呢!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