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最新文章

政策想想

想想副刊

8 月 29,2014
台灣似乎還沒有人好好研究過謝金燕,她可是近年來唯一可以用音樂直接影響台灣庶民生活的歌手,在其他歌手還在模仿K-pop偶像又學不像的無限輪迴中時,她已經用電音舞曲證明台灣人可以有自己的流行電音。 經過「嚴格的」K-pop自我訓練,我已經可以輕易分辨台灣流行音樂中的任何一絲「韓味」,她是我聽過近年台灣流行音樂中唯一不帶韓味並走出自己路子的電音舞曲,這個製作團隊很不得了。 謝金燕努力不懈追求創新的個性,還可以把她帶向更高峰,這從她去年的跨年晚會表演就可以看得出來。 為了翻唱一首〈Bar Bar Bar 〉費盡功夫,把韓國搞怪女子團體Crayon Pop紅透半邊天的汽缸舞改成閃亮台味版,還把安全帽變得超大戴在頭上,翻唱歌詞還故意做成時下最流行的空耳版,現在還有哪個流行歌手這麼努力在搞這些噱頭?反而是這個走過台灣秀場年代末期的台語歌手有這種勤懇踏實的功夫,為了取得最好舞台效果掏空心思。 2014台北跨年 謝金燕 - 阿公呷無飽 [HD] 看似回歸秀場的光榮時代,卻又藉由台味十足的舞台表演為電音舞曲加入新的元素,這是謝金燕成功的基礎。這幾年來有大量流行歌手跟風想學她做電音舞曲討好聽眾,王彩樺、卜學亮、陶晶瑩、王思佳、陳雷等,我看也只有陳雷〈猴塞雷〉、王彩樺〈保庇〉稍微成功(但王彩樺又立刻在第二張專輯主打歌〈不驚行情壞〉跳非常無梗的「收驚舞」導致行情變差),...

熱門文章

|林唯莉 8 月 26,2014
鼓勵「完全禁香愛環保」的人,請記得中秋別烤肉、日常不抽菸、拒吃炭烤物,聲援重工業移出高雄市、反對麥寮成癌鄉。 香,價差頗鉅。筆者參與的祭祀儀俗一向扈隨父母,直到母親說,家用香要價六七千元,才知道為什麼在外頭廟宇經常被薰得眼淚直掉。問題就在於,廟宇以往讓人隨喜油金取香祝禱,後來則搭配金紙、香及平安餅的方式出售以拓財源。這麼一來,降低成本成了進貨主要考量,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下,台灣手工製香遂江河日下。近年來,整個台灣製香業的通路幾乎都被外國劣香或不肖廠商俱為壟斷,惡質業者只要添加甲荃及人工香料,吸入的有害成分與我們痛斥的不良食品業者讓消費者吞服入口的傷害,並無二致。 筆者贊成改良焚燒金紙的方式,比如改成紙版黑卡、紙版支票,一張要簽千億萬隨便你高興;反對用巨量金紙表達信眾子孫對神祇祖先的誠意。至於焚香,若要用政策加以禁止,請問,香環、臥香、盤香甚至瑜珈靈修用的香竹要不要一塊兒禁?我也贊成透過一方面宣導教育、一方面加強香品安全稽核、一方面嚴加控管外來不明香品進口,長期性地減少祭祀對香品紙錢的依賴。 不免思忖著,關乎民俗的長期性、傳承性、顛覆信念的革命活動到底能夠維持多久?目前僅行天宮為先鋒表率,吾人非其信徒自然予以尊重。倘若這是一個行政單位甚至是國家單位全面性地用絕對禁止的方式去革除焚香,對習慣拿香祭拜的人,甚至懼怕將致報應或靈異等說法的信眾來說,...

時事想想

|Mattel 8 月 31,2014
古人說伴君如伴虎,去年王金平遭到馬英九政治追殺,現在張顯耀似乎也面臨同樣的情景。這種得君愛就萬事無礙,不得君寵則變害蟲的故事,在過去的歷史上一再重複上演著;只是,在民主的當代台灣,竟會重演君主專制或威權年代的故事,倒是令人感到詫異。 《韓非子‧說難》曾經談到一則故事,春秋時期衛國有個名喚彌子瑕的人獲得衛國君主衛靈公的寵愛。當時私自駕駛衛國君主馬車必須接受斬足之刑,有一天彌子瑕母親生病,彌子瑕偽稱君主命令搭乘衛靈公馬車出宮。不過,衛靈公不但不處罰靡子瑕,反而讚揚彌子瑕孝行。又有一次,彌子瑕與衛靈公同遊果園,彌子瑕將吃了一半的桃子遞給衛靈公吃,衛靈公不在乎桃子上還有彌子瑕的口水,直稱彌子瑕是因為愛他所以把美味桃子給他吃。然而,幾年後,彌子瑕失去衛靈公的寵愛,衛靈公想要把他趕出宮,於是拍桌大罵當初彌子瑕偷駕馬車以及讓他吃剩桃是在欺辱君王。這則故事,就是成語「餘桃啖君」的由來。 現在吵得沸沸揚揚的張顯耀摘官案,是不是與「餘桃啖君」有點似曾相識?馬英九重用張顯耀,讓張顯耀擔任陸委會「特任副主委」、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明顯地,張顯耀之於馬英九的重要性可見一斑。不過,當馬政府要張顯耀下台轉任漢翔董事長時,張顯耀卻不從,於是馬政府開始「羅織」一堆罪不可赦的罪名。然而,如果張顯耀乖乖聽話,當初還可穩坐與國防發展息息相關的漢翔董事長寶座。 由於張顯耀不順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