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最新文章

專欄作家

政策想想

想想副刊

11 月 18,2014
歷史書寫 |江昺崙 11 月 18,2014
我在網路上隨意瀏覽台北市長的選舉公報,發現了這個名字以及經歷:趙衍慶,學歷「山東聯中」、「員林實中」。後面一行「流亡學生」,簡單幾個關鍵字,好像接起串聯電源一樣,白色恐怖氤氳舞台突然打亮燈光。 選台北市長需要200萬保證金,沒有過總票數10%的門檻,候選人的保證金就要被沒收。趙衍慶伯伯的200萬,註定是收不回來。大家都想問:「他為何參選?」 根據這篇「沃草」報導,沃草記者尋訪不到他,幫他留下一則簡單的小傳: 在1936年出生的他,生於山東省曹縣,軍校畢業後,國共戰爭讓他成為流亡學生,隨國民政府軍隊轉進台灣,在他年輕時,也曾經參與開發東西橫貫及大雪山運材公路等台灣重大建設,退伍之後,則依靠榮民津貼,以拾荒、撿廢紙為業。 其實,趙衍慶並不是先讀軍校才成為流亡學生,而是讀書讀到一半被抓去當兵,這背後有著一段如澎湖咕咾石般沈重滄桑的歷史,只是悲慟都結了痂。故事又如何說起?我們只能憑著史料追憶: 1949年,山東聯中校長張敏之,帶著多個學校8000名學生,為了躲避共產黨,從北方逃難到台灣。他們先在澎湖漁翁島落腳,等待政府安排這些年輕學生到台灣讀書。結果漁翁島司令李振清強迫所有男學生編入他的部隊,張校長不從,於是被誣告為匪諜。校長及上百位同學被羅織入獄,有些遭到槍決、有些消失在黑暗的海上。最後女學生及年紀輕個子小的男生,...

熱門文章

|曾柏文 7 月 01,2015
有些事我們心知肚明。 未來數週,甚至月餘,我們註定會透過媒體上,陸續見證一群花樣年華的人,正是綻放的年紀,卻得巨大痛苦中走完生命終程。這不只會讓第一線的醫護,甚至是社會上無數旁觀者,捲入某種人性上的折磨。 如果是我們自己,怎麼辦?如果是親人,怎麼辦?我們要如何面對他們的巨大痛苦,在「積極搶救」與「安寧照顧」的判準在哪裡? 到底會有多少人,熬不過這一關?若干醫師在網上提到「死亡公式」,用年齡加燒傷面積比所得的「死亡分數」(Baux score)打八折來推估死亡率,數字動輒七八十,給人濃厚的絕望感。稍可寬慰的是,這則公式反映了早期經驗,隨著近年照顧技術提昇,似乎傾向於高估實際死亡率。 例如平均25歲的傷患,有75%面積的燒傷,依照公式算出來的死亡率是 (25+75)*0.8=80%,但依照美國燒傷協會(American Burn Association)從2002-2011年間,彙整十八萬三千多個燒燙傷個案而成的統計報告,20-29歲燒傷面積在70-79%比率的傷患,實際死亡率是43%。若同年齡層換成65%比例燒傷,公式推估值是72%,60-69%區間的實際統計則為24.3%。 回看台灣,之前加護病房總共收治202名病患,全數燒傷面積在60%以上,其中還有21人達到80%以上。就算以最保守的,60-69% 區間的死亡率估計,可能會有五六十人左右,...

時事想想

|施逸翔 7 月 0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