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最新文章

專欄作家

想想副刊

11 月 18,2014
歷史書寫 |江昺崙 11 月 18,2014
我在網路上隨意瀏覽台北市長的選舉公報,發現了這個名字以及經歷:趙衍慶,學歷「山東聯中」、「員林實中」。後面一行「流亡學生」,簡單幾個關鍵字,好像接起串聯電源一樣,白色恐怖氤氳舞台突然打亮燈光。 選台北市長需要200萬保證金,沒有過總票數10%的門檻,候選人的保證金就要被沒收。趙衍慶伯伯的200萬,註定是收不回來。大家都想問:「他為何參選?」 根據這篇「沃草」報導,沃草記者尋訪不到他,幫他留下一則簡單的小傳: 在1936年出生的他,生於山東省曹縣,軍校畢業後,國共戰爭讓他成為流亡學生,隨國民政府軍隊轉進台灣,在他年輕時,也曾經參與開發東西橫貫及大雪山運材公路等台灣重大建設,退伍之後,則依靠榮民津貼,以拾荒、撿廢紙為業。 其實,趙衍慶並不是先讀軍校才成為流亡學生,而是讀書讀到一半被抓去當兵,這背後有著一段如澎湖咕咾石般沈重滄桑的歷史,只是悲慟都結了痂。故事又如何說起?我們只能憑著史料追憶: 1949年,山東聯中校長張敏之,帶著多個學校8000名學生,為了躲避共產黨,從北方逃難到台灣。他們先在澎湖漁翁島落腳,等待政府安排這些年輕學生到台灣讀書。結果漁翁島司令李振清強迫所有男學生編入他的部隊,張校長不從,於是被誣告為匪諜。校長及上百位同學被羅織入獄,有些遭到槍決、有些消失在黑暗的海上。最後女學生及年紀輕個子小的男生,...

熱門文章

環境經濟 |林宏燦 2 月 23,2015
我們常常能在台灣的媒體上看到「台灣農業人口老化」、「農村勞力斷層」、「年輕人不願意投入農業」等字眼,許多農政單位或農會人員在受訪時也說道「提升農產品的價格,製造誘因讓年輕人回來務農」,甚至把腦筋動到農業外勞身上。今天台灣的農村確實出現勞力斷層,但是,真正的原因並非這些老人家們所想的那樣。 本人今年33歲,離開醫療界回鄉務農邁入第四年。由年輕人來論述年輕人為何不願投入農業的原因,也或許會更接近事實現況。 小英基金會曾在2013年6月時在華山藝文特區舉辦了「紐西蘭奇異果Zespri之全球佈局與創新行銷」座談會,與談人陳郁然先生曾提到他參訪台南玉井的芒果園,果農的工作型態有多麼地不友善。 其他品項也是如此,稻米秧苗場缺搬運工,高冷蔬菜、茶葉、馬鈴薯、蒜頭,以及近年在雲嘉地區逐漸興起的設施農業,每一個品項都找不到新人投入,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六七十,甚至是80歲的老人家們在田裡打拼。風吹日曬,高度的勞力密集,也讓農村裡的長者們全身病痛,更是加劇農村勞動力的衰退。如此極度不友善的工作環境,工資又無法有效提升,也難怪年輕人不願留在國內,寧可到澳洲當農業台勞。 台灣農民平均年齡是64歲,而日本農民平均年齡更是高達67歲。日本農村的高齡和凋零速度遠在台灣之上,也因此,近年日本除了積極輔導年輕人投入農業之外,更把主力放在「省力化器械」上,讓操作更省力、耕作更有效率...

時事想想

|Mattel 3 月 01,2015
二二八前夕,台灣的大學校園有不少「蔣公」銅像化身為「裝置藝術」,這些裝置藝術在網路上引起了廣泛的討論與迴響。「蔣公」是誰?有人叫他蔣中正,西方人稱他為蔣介石(Chiang Kai-Shek)。蔣介石在西方學術與媒體報導字眼中,時常是與dictator(獨裁者)串連在一起,這個字眼也使用在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身上。只是不知為何,西方社會稱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democracy),但台灣卻四處矗立著獨裁者蔣介石的銅像;而且,大家還習慣稱呼蔣介石為「蔣公」。 台灣在1990年代中後期已經進入民主化成熟階段時,念大學的我一直不曉得為何身邊的同學或朋友開口閉口都是「蔣公」、「蔣公」。如果當時周遭的人和我談話時言必稱「蔣公」,我就會向對方說:「原來你的阿公姓蔣?」 是的,「蔣公」就是民主的荒謬。台灣威權統治年代已經隨著民主化而結束,但是台灣人對於獨裁者的個人崇拜卻從不曾停止;當有學生高喊蔣介石銅像滾出校園時,大學教授、媒體輿論、甚至看新聞的觀眾紛紛指責學生的行為是在製造衝突、破壞和諧。 1990年代初期,東歐共產解體,東歐國家紛紛將列寧等威權象徵的銅像移除進入新的民主時代,這些移除銅像告別舊時代的政治象徵也時常在歐洲電影中呈現。1995年,安哲羅普洛斯(Theo Angelopoulos)的作品「尤里西斯生命之旅」中(Ulysses’ Ga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