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最新文章

專欄作家

政策想想

想想副刊

11 月 18,2014
歷史書寫 |江昺崙 11 月 18,2014
我在網路上隨意瀏覽台北市長的選舉公報,發現了這個名字以及經歷:趙衍慶,學歷「山東聯中」、「員林實中」。後面一行「流亡學生」,簡單幾個關鍵字,好像接起串聯電源一樣,白色恐怖氤氳舞台突然打亮燈光。 選台北市長需要200萬保證金,沒有過總票數10%的門檻,候選人的保證金就要被沒收。趙衍慶伯伯的200萬,註定是收不回來。大家都想問:「他為何參選?」 根據這篇「沃草」報導,沃草記者尋訪不到他,幫他留下一則簡單的小傳: 在1936年出生的他,生於山東省曹縣,軍校畢業後,國共戰爭讓他成為流亡學生,隨國民政府軍隊轉進台灣,在他年輕時,也曾經參與開發東西橫貫及大雪山運材公路等台灣重大建設,退伍之後,則依靠榮民津貼,以拾荒、撿廢紙為業。 其實,趙衍慶並不是先讀軍校才成為流亡學生,而是讀書讀到一半被抓去當兵,這背後有著一段如澎湖咕咾石般沈重滄桑的歷史,只是悲慟都結了痂。故事又如何說起?我們只能憑著史料追憶: 1949年,山東聯中校長張敏之,帶著多個學校8000名學生,為了躲避共產黨,從北方逃難到台灣。他們先在澎湖漁翁島落腳,等待政府安排這些年輕學生到台灣讀書。結果漁翁島司令李振清強迫所有男學生編入他的部隊,張校長不從,於是被誣告為匪諜。校長及上百位同學被羅織入獄,有些遭到槍決、有些消失在黑暗的海上。最後女學生及年紀輕個子小的男生,...

熱門文章

歷史書寫 |曾明財 1 月 24,2015
老爸是1929年出生的榮民,也就是俗稱老芋仔,我家兄弟姊妹都在眷村出生長大,直到出社會,竹籬笆世界和我們密不可分。 老爸國民黨黨齡超過40年,上士退役,享有傳統老榮民所有福利,曾擁有戰士授田證,夢想反攻大陸成功後,可獲一大片土地。但和多數鄰居不一樣,老爸籍貫新竹,不是外省人,也沒去過大陸從軍打仗,是百分之百台灣人老芋仔。 老爸18歲以技工身份受雇,後來改稱同軍士,再改為軍士,接著稱機械士,最後掛上的軍階是下士。因為國民黨政府從中國敗退台灣,為備戰需要,所有技工變成阿兵哥。 老爸到台北任職兩年,接著調回台中水湳電焊部門,後來廠內任務主要維修飛機,包括越戰期間的美軍飛機等,多年之後,則負責維修保養氧氣調節機。 在機場任職的台灣人來自各縣市,有眷屬者,多數分配在向上路模範新村和大雅路邱厝新村。1949年12月,老爸結婚,在台中無親無故,隔年2月從新竹迎接老媽來,因老媽的五叔就住台中,老爸考量老媽人生地不熟,乃申請離五叔家最近的光大新村。 眷村破舊不在話下,兩個房間又窄又矮,幾年後,好幾個孩子得跟爸媽共擠一張床,門前有小院子,老媽後來還曾養雞養鴨,也養過貓來抓老鼠。下雨天屋頂常漏水,需要好幾個臉盆和水桶接漏,天花板或房間偶有老鼠跑來跑去,更有一次颱風天把屋頂瓦片吹走。 多數老芋仔都在水湳機場工作,有一些人在更遠的清泉崗上班。...

時事想想

|許建榮 1 月 27,2015
最近幾天連續爆出三則民進黨議員及議員助理關說、酒駕、羞辱員警等事件,讓人民覺得民代與助理的官威真大。不過,檢視歷來民代、官員的關說、辱警事件,可以發覺這是存在台灣已久的問題,而且是不分藍綠狀況頻傳的歷史共業。若進一步探討此問題的核心,有些人會解讀為與台灣人習慣將處事的「法理情」順序顛倒為「情理法」有關。 以最近輿論關心的違建火災奪命悲劇議題為例,人情「關說」可能就是造成悲劇的原因。時常出國的人或許會有類似的印象:飛機在異國上方準備降落時,我們看到的是異國美麗的建築物景色;然而,當飛機回到故鄉台灣時,我們看到的盡是醜陋違建加蓋物屋頂。所謂「違建」當然就是違法建築,台灣人心知肚明,但是違建就像竹筍般,每天在各地不斷冒出來。 滿坑滿谷的台灣違建奇蹟,主因除了人民不守法之外,來自民代或官員的「關說」等「選民服務」,就是政府無法執行公權力拆除違建的另一個因素。根據統計,截至2014年11月為止,目前6個直轄市列管待拆的違建分別是台北市83,795件、新北市192,932件、桃園市45,707件、台中市59,088件、台南市2,2975件、高雄市119,936件。僅這6個直轄市就有52萬4433件違建,試問政府要拆到何時?何況當工務單位準備拆除違建時,相關單位時常會收到來自民代或官員的「關心」,結果違建又屹立不搖。 此外,交通違規是另一宗典型的「選民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