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最新文章

專欄作家

政策想想

想想副刊

11 月 18,2014
歷史書寫 |江昺崙 11 月 18,2014
我在網路上隨意瀏覽台北市長的選舉公報,發現了這個名字以及經歷:趙衍慶,學歷「山東聯中」、「員林實中」。後面一行「流亡學生」,簡單幾個關鍵字,好像接起串聯電源一樣,白色恐怖氤氳舞台突然打亮燈光。 選台北市長需要200萬保證金,沒有過總票數10%的門檻,候選人的保證金就要被沒收。趙衍慶伯伯的200萬,註定是收不回來。大家都想問:「他為何參選?」 根據這篇「沃草」報導,沃草記者尋訪不到他,幫他留下一則簡單的小傳: 在1936年出生的他,生於山東省曹縣,軍校畢業後,國共戰爭讓他成為流亡學生,隨國民政府軍隊轉進台灣,在他年輕時,也曾經參與開發東西橫貫及大雪山運材公路等台灣重大建設,退伍之後,則依靠榮民津貼,以拾荒、撿廢紙為業。 其實,趙衍慶並不是先讀軍校才成為流亡學生,而是讀書讀到一半被抓去當兵,這背後有著一段如澎湖咕咾石般沈重滄桑的歷史,只是悲慟都結了痂。故事又如何說起?我們只能憑著史料追憶: 1949年,山東聯中校長張敏之,帶著多個學校8000名學生,為了躲避共產黨,從北方逃難到台灣。他們先在澎湖漁翁島落腳,等待政府安排這些年輕學生到台灣讀書。結果漁翁島司令李振清強迫所有男學生編入他的部隊,張校長不從,於是被誣告為匪諜。校長及上百位同學被羅織入獄,有些遭到槍決、有些消失在黑暗的海上。最後女學生及年紀輕個子小的男生,...

熱門文章

近年來,台灣發展觀光產業似已成舉國共識;尤其各地方政府,亦多以推動觀光產業作為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而在推動觀光的過程中,各級政府常以觀光人次當作重要的經營目標,也常拿觀光人潮成長作為施政績效的表徵。不過,若站在促進地方經濟發展的角度,埋頭推動人潮的成長,是否真能為地方帶來錢潮?由過去七年來開放中國團客來台的經驗觀之,效果似乎令人存疑。其理為何,證據何在,或許可由以下兩個方向來思考: 觀光資源係屬俱樂部財 首先是,目前學者們大致都同意,觀光資源屬俱樂部財;而俱樂部財的特性,除了「可排他性」外,還有其不具有完全的「可共享性」。所謂的可共享性,指的是對某商品或服務來說,不論使用者有多少人,皆不減損該商品或服務對每一個使用者的價值;譬如基礎科學知識便具有可共享性。顯然,觀光資源並未具此特性;當遊客人數超過一定限度後,隨著人數的增加,遊客參訪景點的效益也將直線下滑。 因觀光資源不具有完全的「可共享性」,便衍申出幾種後果。第一是,若景點的遊客過多,遊興降低,將導致許多遊客不願前來;人稱此為排擠效果。一般來說,時間成本高的遊客(多半也是高所得者),對排隊、擁擠的忍受程度低,就容易受到「排擠」。而遊人的效益降低,旅客為遊此地所願付的價格下跌,也就較難發展高品質高單價的旅遊服務。 再者,當景點的遊客過多時,為使遊人的效益不致太低、維持景點起碼的運作,...

時事想想

|黃世維 7 月 28,2015
據報載隨同反課綱學生翻牆進入教育部採訪,因而遭警方逮捕的宋小海、廖振輝、林雨佑等3名記者,對於檢察官諭令各以1萬元交保即獲人身自由的條件,因捍衛新聞為由,拒不認罪;而後北檢讓步改為限制住居、無保請回。 就此次逮捕程序而言,最後檢方仍有作成限制住居的處分,在保有偵查機關及警察機關的尊嚴下,亦可使記者回復自由,可謂不失顏面。 姑且不討論發動本次逮捕程序,有否達到形式與實質要件皆合法。在受逮捕人自認己身清白、無犯罪嫌疑情形下,即使是接受檢方的限制住居處分,即可回復人身自由的處分,這無非也是一種妥協,因為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命拒保、限制住居處分,係建立已經具備羈押原因且犯罪嫌疑重大,但無羈押必要性之前提下。故記者接受限制住居處分後重回自由,表裡上看似正義戰勝邪惡,但實際上,最終的大贏家仍然是檢警啊! 申言之,逮捕程序不合法,亦或根本無羈押原因及犯罪嫌疑的情況下,本應立即釋放被告,不得有任何遲誤。惟實務上,往往不大勇於坦承執法、判斷上的疏失,為了創造雙贏,選擇最輕微的責付或限制住居的處分,都算是立於不敗之地了。 對此,本文欲再宣導去年(103年)7月8日生效施行的《提審法》,套句司法院的文宣標語,任何人只要對於逮捕、拘禁人身自由的處分,皆可對執法者說「我要見法官」如此,即可被送往法院,由法院審理拘捕的合法性,最終的審理結果只有理由的「當庭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