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薦

  「從南部北上唸書後,最不適應的是一開口,就因為沒有純正捲舌音而被察覺是本省人。」 「大二時宿舍傳來學生被捕的消息,一個暑假過後,回來的同學終日悲苦,形單影隻;文學院的學姊涉案後自首,原本熟識的朋友怕受到牽連紛紛走避;新學期的開始,學校的公布欄貼著被判刑的學生名單,整個校園人心惶惶。 」 「畢業多年以後,室友傳來告解,原來當初她曾經受命監視著我。」 「當時只不過是路過了抗議現場,不解為何學校教官約談我是否參加黨外活動?」 解嚴已屆30年,但還有許多彼時青春的故事藏在每個人的心中。 當年的妳/你,戒嚴時代校園生活也是如此嗎? 請寫下來,告訴我們,讓平行世界不再平行。 稿件請寄到想想論壇信箱:thinkingtw@gmail.com 徵稿截止時間為2017年9月10日(週日)24:00。 入選作品於2017年9月18日(週一)起刊登。
音樂無論是被限制、抑或是作為宣傳工具,都曾伴隨台灣走過每一個重要的歷史篇章。解嚴30周年,我們來回顧音樂與台灣民主發展一同發生了那些轉變
70年了,我們該如何思考它?我們應該作些什麼?答案難道還在風中?
2016年2月6日小年夜的凌晨,突如其來的大地震讓南台灣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懼中,台灣如何面對這樣的災難,我們將持續關心。
11月的黑色星期五,法國巴黎發生多起槍擊、爆炸事件,造成至少130人遇難。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聲稱對此事件負責,並警告「這次襲擊只是風暴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