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偵探事務所】影響台灣社會的翻譯──教改經典:夏山學校

友善列印版本

「父母不能了解學校裡書本教育是多麼不重要。小孩和大人一樣,只學得會他們喜歡學的東西。所有的獎品、分數和考試都妨礙正常性格的發展。只有書呆子才主張唯一的教育是從書上得來的。⋯⋯對大多數的少年學生而言,學校課程不過是在浪費時間、精力和耐心,它剝奪孩子們玩耍的權利,造出一批小老頭來。

當我在師範學院或大學裡對學生講課時,我常常對這些滿腹無用知識的青年男女的幼稚感到驚訝。他們知道的很多,辯論學對答如流,古文出口成章。但他們對人生的看法卻幼稚如嬰兒。」

A. S. Neill, Summerhill (1960) 

王克難譯(1965)

Summerhill是一所實驗學校的校名,譯者王克難譯為「夏山學校」。作者尼爾是蘇格蘭人,1921年創辦了這所學校,一開始在歐洲,1924年遷到英國,一開始只有五個學生。學生全數住校,主張學生自治、自由選擇上課和考試。每星期開學生全體大會,決定生活規則。學校現在仍在經營,尼爾1975年過世之後,由遺孀尼爾夫人繼續主持校務,1985年夫人過世,由女兒繼續經營,可以看他們的官網,現在也開放走讀生,不再全體住校了。夏山學校主張給學生絕對的自由,常常引起爭議,尤其是說髒話、吸菸、性愛等敏感議題,因此在1950年代曾遇到經營困難。但1960年尼爾出版了Summerhill一書之後,符合六O年代反權威的時代精神,在美國立刻成為暢銷書,也出版了日文譯本;許多美國父母、日本父母千里迢迢把小孩送去英國的夏山就讀,至今仍是體制外學校的標竿。

1960年代初期,台大外文系畢業的王克難到紐約讀社會學。王克難是江蘇人,幼年隨父母遷台(她父親王建今是檢察總長),北一女、台大外文系、紐約大學一路順遂,算是人生勝利組。拿到碩士之後,進了哥倫比亞大學念博士。她在台大時是夏濟安的學生,在哥大特別受到夏志清的照顧。結果夏志清勸她不要再念社會學了,往寫作發展,最好從翻譯開始。她就在這時看到尼爾的Summerhill: A Radical Approach to Child Rearing。台灣當時連初中都還要參加考試,體罰盛行,人人都對補習考試有深刻的體驗,她看到居然有人提倡「小孩不想上課就不必進教室」、「學生自己決定給不守規矩的同學什麼懲罰」,簡直匪夷所思,自言「感動到流淚」,立刻寫信給作者尼爾徵詢翻譯許可後,花了兩個星期,日以繼夜把這本書翻譯成中文,在外文系老師何欣的協助之下,由立志出版社出版,書名《愛的學校──兒童教育新法》。她的譯序寫的語重心長:

「今日台灣的教育,因種種特殊原因,發展得十分畸形,升學競爭造成的惡性補習等等,使千萬學童身心得不到應有的適當發展而受苦良深。⋯⋯但願尼爾這本書能帶給我們一些警惕與啟示。譯者僅將它獻給負責栽培下一代的教育界同志和為孩子著想的家長。」                           

可惜《愛的學校》出版兩個月後,立志出版社火災,這本書只印了一次就絕版了。不過也撒下了種子,感動了許多國內的教育人,包括當時在大學讀教育的王榮文、當時在小學任教的張水金、推動森林小學的小學老師陳清枝等人。王榮文後來成了出版人,張水金成了兒文作家和教育部官員,這個種子在20年後終於找到契機發芽。1984年,王榮文在「大眾心理學全集」書系內收入此書,重新出版,書名改為《夏山學校》。當時住在德州的王克難也寫了一篇「重版再序」,回憶當年出書經過,並說明夏山學校的創辦人尼爾已於1973年過世,但學校仍在,「尼爾的愛心長在」。因距離初版已近二十年,因此由張水金校閱一遍,更加完整。這次出版遠比二十年前成功,也許是社會時機成熟,教改聲音漸起,再版多次,到1991年達到31版,夏山已經深植人心,成為許多教改人士的夢土。2003年又出了遠流版的二十週年紀念新版,副標題改為「實踐自由發展,見證愛的教育。」

夏山在國際間的影響也很大。1940年,英國作家Enid Blyton寫了一套The Naughtiest Girl ,描述一個頑劣的有錢人家小女孩被送去一個完全自治的寄宿學校,學校的制度、做法都跟夏山學校一樣。這套書的中文版本《淘氣的麗莎》在1972年由水牛出版(李祥亭翻譯),我在小學時非常喜愛這套書,讓我對住校生活充滿了憧憬。1968年美國的瑟谷學校(Sudbery Valley School)成立,許多作法都是仿效夏山,中文版《瑟谷傳奇》也直接在標題上加上「美國的夏山學校」,可見夏山之名已成為另類教育的同義詞。1981年日本藝人黑柳徹子的自傳《窗邊的小豆豆》出版,書中的巴校長就是去參觀了夏山學校之後,回日本創辦了巴氏學園。《窗邊的小豆豆》在台灣至少有五種中譯本,非常暢銷。1990年台灣的第一所體制外學校「森林小學」,也深受夏山影響,還曾經請夏山的老師到台灣辦座談會。其他相關書籍也非常多,如《尼爾與夏山學校》、《夏山學校見聞》、《我的夏山日記》、《成長在夏山》、《夏山學校評析》、《夏山學校生活》、《開放式幼兒活動設計: 夏山學校對我國幼教的啟示》等等,其中有綜合編譯作品、從日文或英文翻譯的個人經驗、教育研究者的論文等等,可見夏山的想法已經遍地開花。

只是令人悵惘的是,尼爾1960年所說的話,至今仍可適用,無數父母師長還是一味鞭策小孩去讀他們沒有興趣的書本;王克難1965年所發的感慨,好像也沒有改變太多,台灣教育仍然頗為畸型,學生仍然把大把青春耗費在他們毫無興趣,未來也沒有用的課本上。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