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邊緣】國民黨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們?

友善列印版本

2016年2月11日,已經高齡94歲的前納粹奧斯維辛集中營(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Birkenau)警衛Reinhold Hanning在德國出庭受審,被控參與至少謀殺17萬人。希特勒建立的德國納粹在二次大戰興建無數集中營,藉以囚禁猶太人、吉普賽人、戰俘、政治犯、知識份子、身心障礙者、精神病患、同性戀等等數以千萬計的囚犯。根據估計,超過千萬名集中營囚犯慘遭納粹殺害,其中包含600萬名猶太人。1940年至1945年間,至少110萬人在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被處決,其中至少有100萬名猶太人。

1945年迄今已經超過70年,德國依然面對歷史追究70年前的責任。歷史早就定位了希特勒、列寧、史達林等屠殺無數人民的獨裁者;然而,一樣是屠殺人民的獨裁者蔣介石卻與對岸的毛澤東一樣,依然受到特定政黨的保護與膜拜。台灣早已民主化超過20年,但卻遲遲無法完成最重要的轉型正義。

民進黨在2005年開始就著力轉型正義,2005年12月23日,蕭美琴等47名立委提出<黑名單檔案解密條例草案>;不過,顯而易見的下場,法案在國民黨為首的泛藍立委阻擋下,根本無法過關。最近,台灣的新國會開議,民進黨立委開始提出包含不當黨產條例、政治檔案法、修正國安法等等在內的轉型正義相關法案,同時也將成立「轉型正義工作小組」;同是泛綠的時代力量則是強烈支持轉型正義相關法案。然而,國民黨卻是反對到底。

國民黨為何抗拒轉型正義?首先,非常好用的「不當黨產」不想歸還給國民與人民。1993年9月18日,國民黨中央投資公司總經理劉維琪公開表示,國民黨黨營事業累積了9,639億餘元的總資產。富可敵國的國民黨深知黨產的好處,豈會將龐大的不當財產吐出來。其次,1945年至1980年代末期,除了二二八事件外,國民黨在台灣的專制統治炮製了無數的白色恐怖與政治案件,造成了數十萬人受害以及數萬人死亡。長期透過教育與媒體控制來美化國民黨統治合法性的國民黨,當然不願意人民知道真正的中國國民黨。只是,更妙的是,不少台灣人民在「經濟」兩字掛帥下,台灣歷史可以忘記、政治責任可以不究,很懂經濟的國民黨必須被鼓勵與支持。然而,國民黨這八年來卻是證明國民黨只會拚國民黨自己的經濟,而非國家與人民的經濟。

全球民主國家一致肯定台灣是華人世界的唯一民主國家,台灣人也一向以台灣的民主自傲於世界;可惜,從專制威權國家轉型至民主國家的過程中,台灣從不曾處理過「轉型正義」。

2006年,描寫東德Stasi(國家安全部)監控人民的電影《竊聽風暴》(Lives of Others)在德國上映,觸發德東人民對當年Stasi監控他們的回憶。1990年東西德合併以前,Stasi至少還有15萬秘密警察負責監控東西德人民。不過,東德祕密警察的行為,也在德國統一後的轉型正義中獲得處理。

2007年10月9日,CNN以標題「Priest guilty in Dirty War trial」報導阿根廷神父Christian von Wernich被控在1976年至1983年間,協助軍政府犯下80件侵害人權案被判處終身監禁。當時,擔任布宜諾斯艾利斯警察局駐局神父的Wernich,在1976年至1983年軍政府統治期間,在聽取教徒告解時將教徒個人資訊告知軍警,協助軍政府犯下7件謀殺案、31件刑求案以及42件綁架案。阿根廷在1976年至1983年軍政府統治期間,估計至少有一萬三千人遭到殺害,但人權團體則估計高達三萬人遇害,此時期史稱「骯髒戰爭」(Dirty War)。

1990年代初期,東歐共產解體紛紛將列寧等銅像移除,這類移除銅像象徵告別舊時代的畫面,也時常在歐洲電影中出現。反觀,獨裁者蔣介石的銅像卻依然矗立在台灣各處。在東歐後共產時代的民主轉型過程中,轉型正義是一個重要且必須的任務。東歐各國對於轉型正義雖然各有不同作法:但是,針對過去政府的「不當」行為進行調查都是共通的模式。

以東德為例,在東西德統一前,東德政府自行發起黨產調查委員會,協助聯邦政府進行清查工作,這些措施包含前共黨的黨產及特務對人權的侵害。此外,立陶宛在處理轉型正義時,首先著重在受害人權益、黨產歸還、少數民族權益等層面上,更拆除威權時期政治人物肖像,改立轉型正義紀念碑;而且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人員,更被限制在特定時間內不得進入政府工作。至於匈牙利和其他東歐共產國家不同,當時執政的社會工農黨注意到自由市場經濟的優點,在考慮黨與個人經濟利益下,先著手進行經濟改造;相較之下,反對派難以有發揮的空間。不過,在1989年8月底黨產私有化事件被揭發後,反對派展開反制行動,因而促成歸還黨產公投。東歐之外的轉型正義案例還有南非,南非問題主要在於大家熟知的種族隔離政策。

與台灣差不多同時期展開民主化的東歐早就完成轉型正義多年,但是,歷經1996年首次直選總統、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過去戒嚴時期的加害者並未受到司法追訴,就連二二八事件首謀與責任歸屬也未能以司法還給歷史一個真相和公道。如今,2016年再次政黨輪替,我們是否願意給台灣一個機會處理轉型正義?

談到轉型正義,許多人總是率先想到「不當黨產」,但是除了黨產,還有更多需要解決的議題。「不當黨產」是共產極權、黨國體制下的畸形產物,台灣非常奇特,身為一個民主國家,但「不當黨產」還能繼續存在且不被處理。以東德為例,共黨倒台後,兩德統一之前的東德政府立即清查與追討「不當黨產」;反觀,國民黨依然享受著黨產的好處。

雖然黨產是轉型正義重點,然而在「不當黨產」之外,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黑名單、政治謀殺案件如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宅血案等等,都亟待我們努力解決。只是,在這些我們熟知的案件外,國民黨究竟還隱瞞台灣人多少事情?

《燦爛時光》導演鄭文堂在1984年左右,因為聽到陳映真的演講,心底對國民黨浮現出一句話:「你們到底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啊?」

是的,我想大家也想問:到底國民黨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們?

不如,就讓轉型正義告訴我們,國民黨究竟隱瞞我們多少事情!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