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池新黨如何挑戰自民黨

友善列印版本

2017年9月28日,安倍晉三首相在身陷森友、加計學園爭議之際,力排眾議宣布解散眾議院改選,也規避了眾議院開議後需要接受質詢檢驗的問題。官方的表面理由是為了應對北韓的試射飛彈危機,所以需要取得民眾的重新授權以增強政府的對外能力,但實質上則咸認是為了充分運用首相的解散專屬權力,挑選對執政黨最有利時機重新改選以延續政權。

安倍為何選在此時改選眾議院

以政治形勢來看,9月初日本民進黨選出了新黨揆前原誠司,但並未顯著提升黨支持率。相對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則動作頻頻,挾都議會選戰中率領都民第一之會獲得壓倒性勝利之勢,準備開始籌組全國性政黨,而不少「西瓜派」的民進黨議員,也蠢蠢欲動準備帶槍投靠小池,讓民進黨陷入嚴重分裂危機。而在此同時,前原的戰略為試圖整合在野黨勢力,希望包含社民、共產在內的在野黨,能夠在未來的大選中同舟共濟對抗自民黨,避免在小選區的選制下,最後還是讓自民黨獨拿。

面對這樣的政治形勢,安倍考量時間拉長的話,一旦小池的聲勢不墜吸取足夠支持並開始組織化,或是前原整合在野勢力成功,都可能增加自民黨延續執政的變數。而北韓密集的試射飛彈,也轉移了人民對內閣醜聞的注意力,讓安倍內閣的支持度重新回升。基於這樣的背景,安倍最終決定提前一年解散國會,讓在野黨陣腳未穩之際,就被迫面臨需仰仗高度組織能力的選舉戰役。

在野黨的應對策略

但在野黨當然不會坐以待斃。民進黨新任黨揆前原誠司一如前文「前原誠司能否開啟民進黨新局?」裡所提到的,由於他與小池同屬保守陣營,也有合作經驗,加上體認到小選區制合作的重要性,所以大膽宣布要舉黨與小池所籌組的新政黨「希望黨」整合,不但不參加比例代表名單選舉,也鼓勵候選人爭取讓希望黨提名。小池則為了快速吸收民進黨的組織及人才,也順勢接受前原的提案,但卻公開表示將排除民進黨的自由派人選,以避免危及政黨意識型態的統一性。

這樣的結果,讓以枝野幸男為首的民進黨自由派,憤而出走另組「立憲民主黨」的左派政黨。由於小池展現強烈的保守派特性,也讓前原原本期待的在野大聯盟構想破局,反而使立憲民主黨、社民黨、共產黨三個左派政黨有了整合機會,而希望黨則形成與自民黨競爭的另一右派保守政黨選擇。表面上看起來在野勢力並未充分整合,但實際上則讓政治光譜上左派的力量得到更完整的集結,而右派陣營則提供了自民黨以外的選擇,讓對自民黨不滿的右派選民,也不需要為了意識型態關係被迫繼續支持自民黨,形成更良性的政黨政治。

保守政黨輪番執政的可能性

但希望黨此次選舉顯然還無法撼動自民黨的政權。最主要的原因除了根基尚未穩固外,最具人氣及實力的黨揆小池百合子,由於去年才剛辭去眾議員而當選東京都知事,今年若再辭去東京都知事重新參選眾議員,在大義名分上極難對選民交代,而宣布不參選本屆眾議員。然而日本為內閣制,若小池未具眾議員身分,等同不可能擔任首相,這將讓選民難以放心支持希望黨。小池當然也了解這一點,因此在戰略上她寧可力量被削弱也要排除民進黨自由派人士,顯然目標並非放在本屆的眾議院選舉上,而是期望團結政黨內部,在下一屆的眾議員選舉當中,能夠親自出馬出征眾議院,甚至可能伴隨2020年成功舉辦東京奧運的餘威,一舉成為保守政黨的最佳選擇。

這一屆的選舉預料仍將是自民黨的天下,但是下一屆的選舉則精彩可期。過去日本在左派選民居少數的情況下,長期讓自民黨藉由鞏固保守派選民維持政權。小池的戰略直接瞄準了龐大的保守派選民,試圖讓自己成為自民黨之外的保守政權好選項。小池的戰略如果奏效,未來日本將可能進入保守政黨之間的政權輪替,也將型塑全新的政黨政治格局。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