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人術】握著畫筆斷氣...醫生畫家許武勇:美術有永恆的生命

友善列印版本

「我原是醫生,醫師努力保養病人也難使一個人長命百歲。但美術是不朽的,有永恆的生命。」──許武勇

他是台灣特別的「醫生畫家」,一手拿聽診器,一手拿著畫筆;用醫術治療患者的身體不適,用藝術撫慰人們的心靈...

許武勇(1920-2016)出生在日本時代的台南,他從小對數學、幾何和美術特別有興趣。在就讀台北高等學校時,他遇見了美術的啟蒙老師──日本畫家鹽月桃甫,他把握機會和老師學習美術的技法。許武勇的學業表現非常傑出,以台北高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他考上當時的第一學府──東京帝大醫科。

在東京帝大,他除了認真學醫之外,也沒有忘記最愛的美術。許武勇加入學校的美術社團「踏朱會」,也到樋口加六老師的個人畫室從最基礎的人體素描開始學起,奠定了紮實的繪畫基礎。

24歲的許武勇,要從東京帝大醫科畢業了,他以初試啼聲之作《十字路(台灣)》參展,即獲日本獨立美術協會入選。

畫家描繪大時代下的台灣,如同擺盪在十字路口一般,其實,畫家也正處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當這幅得獎作品在日本上野美術館展出時,美術老師樋口加六對他說:「你當畫家會比當醫生更適合。」為此,更堅定了他走藝術之路的想法。

然而,隔年二次大戰烽火連天,各項美術展覽及活動紛紛停辦,連許武勇的住處都遭到空襲,付之一炬。從東京帝大醫科畢業之後,他先到京都行醫,並在1946年回到台灣。

回國之後,台灣「光復」沒有因此讓人民安穩地生活,換來的卻是另一場「殺戮」...

此時的許武勇,到阿里山擔任林場醫師,喜好爬山的他,很享受幽靜的山間歲月;然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許武勇下山到嘉義市區採買生活用品,卻在嘉義火車站親眼目睹被槍擊的屍體,屍體上還有成群的蒼蠅...

許武勇的親友也無法倖免於難,難過的他,完全寄情於畫圖...他一邊哭、一邊畫,畫裡的每一落筆、每一色彩,都代表畫家的傷懷。

這幅畫正是獲得1951年台陽獎的作品《離別》,畫裡的少女望著無邊無際的大海,船隻漸行漸遠,少女拿著手帕向遠方揮手道別,也是向畫家死去的親友告別...

經歷傷痛的許武勇,決定短暫離開台灣,他來到自由開放的美國柏克萊大學研究公共衛生,留學時他也在舊金山開畫展,許武勇是台灣畫家在美國舉辦個人美術展的第一人。

取得美國柏克萊大學公共衛生碩士後,他回到台灣,到高雄路竹開業行醫,這段時間許武勇的畫風多以立體派的表現手法,描寫台灣純樸的農村生活。

然而,他為了能夠就近參與美術活動,46歲那年來到台北定居,開設「武勇診所」,一樓當診所,二樓就作為他的個人畫室。

「一手拿聽診器、一手拿畫筆」的許武勇,有一個很特別的習慣。他畫圖時,會戴上白手套作畫,戴著手套時的許武勇是畫家;脫下白手套時的的許武勇是醫生。因為他常利用空檔到診所樓上的畫室作畫,只要脫下白手套,就可保持雙手乾淨不沾染油彩,繼續為病人看病,因此他一輩子都是戴著白手套畫畫。

許武勇一輩子都沒忘記當一位專業畫家的夢想。他用醫生看病的收入維持創作生涯,然而,生命總是無常,他在1987年罹患了大腸癌。

開刀治療之後,許武勇擔憂生命就要走到盡頭,便開始積極整理畢生至今的300件畫作,他在淡水買地,計畫開設「許武勇美術館」;眼看美術館就要開幕,許武勇卻臨時喊停,因為他擔心日後經營問題,所以暫時不對外開放。

「生命有限,藝術卻是無涯。」罹癌後的許武勇,更珍惜活著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將診所交給同樣學醫的兒子,自己全心投入創作。他的創作,都是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

或許是他的毅力感動上蒼,許武勇抗癌成功,和病魔和平共處。

2013年,93歲的許武勇出版了「人生最後一本畫集」,這也是他一生畫圖的總結。許武勇的畫,有濃濃的台灣味,卻又集結超現實的立體派,非常具有個人創新特色。

「人生有夢,築夢踏實。」是許武勇一生的寫照。他在變動的大時代裡,儘管遭逢戰亂烽火和白色恐怖,仍不改他從小立下的志向。

94歲的高齡,他親自出席畫家紀錄片的記者會,他要一直畫到「人生的最後一刻」,堅持到底...

許武勇人生還有「最後一個夢」...還沒有達成。

在95歲那年,接受心臟冠狀動脈手術後,他親自為自己的「許武勇美術館」揭幕,揭幕之時,已有600件畫作,比最初規劃時,又多了300件作品。

許武勇在自己的美術館開幕時感性地說:「我原是醫生,但醫師努力保養病人也難使一個人長命百歲以上。但美術是不朽的,有永恆的生命。畫家生命有限,但留得的作品,可讓人窺其熱愛和平的心,和其美麗的世界。若觀眾理解畫家的心思,那麼這心思,將保有生命,留傳下去......」

醫生畫家許武勇不只當醫生,醫治患者身體,他也是畫家,用藝術療癒我們的心靈。因為成長歲月的經歷,他更嚮往「和平」與「自由」,這也成為許武勇創作的一大特色。

他生前心心念念,要設立美術館。有人問他為什麼?他說:「一是以油畫創作來喚起台灣對文化的重視,二是設立美術館來宣揚文化。」

完成人生最後的心願,2016年,許武勇走了,他握著畫筆直到斷氣...他自己拔掉維生器,結束96歲的繽紛人生。畫家的生命,雖然已經消逝,但是他身後留下600多件經典的美術作品,不只為台灣文化增添養分,這些美術也終將有永恆的生命。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