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邊緣】二二八:「祖國」不關心台灣同胞 只關心台灣糖包

友善列印版本

2月26日,政大主任教官撕毀學生社團野火陣線的二二八活動海報,駐警也阻止學生張貼相關海報,同時還嗆學生有看到蔣介石屠殺嗎?緊接著,政大校方乾脆將蔣介石銅像封包,避免被學生「裝置藝術化」。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則是聲援學生,表明依「國立政治大學風雨走廊海報版管理規定」,關於學校「風雨走廊」的海報張貼辦法,載明「凡本校教學行政單位及學生團體,無須申請,可自由張貼。」劉宏恩批評政大,學生依照規定張貼二二八相關海報卻遭教官卻擅自撕除,而且教官撕除時拒絕表明身分,教官此種行徑過去只會出現在戒嚴時期。

教官封殺二二八只是重現黨國封殺二二八的心態

其實,2006年出版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就將二二八事件元凶指向蔣介石,在看到黨校的教官捍衛蔣介石的激情演出後,或許學生的二二八海報就是戳痛黨國遺緒不想讓台灣人知道的那段歷史與元兇。

解嚴前,二二八事件在國民黨全面封鎖下,似乎台灣不曾發生過這件事。因為,國民黨政權不讓台灣人知道,那段屠殺台灣菁英與學生的歷史。然而,當李登輝民主化開始面對二二八事件後,封鎖二二八事件真相的黨國打手們,依然以各種方式封殺二二八,今日政大教官的表現,可說是最經典的演出。

二二八事件的發生過程,在當代的教科書與網路皆可輕易地找到;然而,多數台灣人依然不清楚,為何緝煙傷人致死會引爆台灣人對國民黨這個「祖國」政權的強烈不滿。歷史學者大致歸類外省人壟斷權位、官員牽親引戚、劫收台灣經濟、政府統治經濟剝削台灣、民生凋敝、貪污腐敗、軍警作威作福等等,是引爆台灣人在二二八事件中反抗「祖國」的原因。但究竟當年的台灣人對「祖國」統治的感受為何,或許可以從美國駐台副領事喬治柯爾(George H. Kerr, 1911–1992)的著作《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窺知一二。

1945年,不少台灣反日知識份子殷切期盼的「祖國」終於來台;然而,台灣人對「光復」的熱心僅維持了約六個禮拜,此後到處出現諷刺國民黨軍的漫畫。狗去豬來成為台灣人口中的諺語,台灣人談話中,「日本狗至少還會看護我們的財產,中國豬卻……」。

「祖國」劫掠台灣人財產

台灣人對中國失望不是沒有理由的。祖國對台灣劫掠最令台灣人民失望。其中,國民黨掠劫台灣大概區分三個層次,第一、下層軍人恣意搶劫人民財產,第二、高級軍官掠劫工業原料、儲備農產品以及日本人被充公的財產,第三、國民黨政權壟斷制度控制台灣經濟生命。

國民黨軍軍紀敗壞,台灣就連賄賂國民黨相關人等也無法保證自己的安全。國民黨軍對於台灣這塊新征服的土地肆意亂搶,台灣人住在日式或半日式的房子就成為被搶的特別目標,沒有任何私人財產得到保障。即使有時候透過「賄賂」可以取得安寧不受搶劫騷擾,但是也無法保證不再被搶劫;有時,不同的集團會在被搶者的屋前爭執,因為雙方都要「解放」這戶人家。

至於日本統治時的電力公司、糖業公司、漁業團體等等的企業所擁有的宿舍和房產,後來也變成國民黨軍官所有。當然,文官系統的貪污腐敗也不遑多讓。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搜刮、明搶、暗奪、枉法、徇私、詐欺、偷竊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當時台灣的非軍事物資超過美金10億,至於日本遺留的軍事物資例如食糧、衣物、醫藥、器材等等超過美金20億,其他土地房產、軍火彈藥等更難以估價。不過,這些都在國民黨的劫收下一一消失。

破壞盜賣台灣工業設備與基礎建設

不只劫掠人民,就連台灣的連主要工業設備與基礎建設也被國民黨「解放」了。例如,基隆附近的大瑞芳金銅礦,在戰爭期間的銅產量佔全日本產量的20%;然而,戰後,國民黨軍卻來到礦場拆解搬走採礦機具與相關設備,運到碼頭轉運往上海販售。

更甚者,台灣人與留下來協助相關基礎工業與設備運作的日本人,在白天辛苦地將台北與基隆被炸壞的公共設備修復;但是,到了晚上,國民黨軍人卻將幾公里長的電話銅線剪去,把剛埋設好的地下水道鐵管和消防鐵管通通拔走,又把私人的抽水設備拆散,公然用軍用卡車把搶劫而來的東西帶走,還威脅保護財產的守衛人員。火車在連續發生數次車禍後,台灣人才發現祖國來的「解放者」把鐵路的自動開關與信號設備都當成破銅爛鐵賣掉了。

不關心台灣同胞 只關心台灣糖包

而且,日本人在台灣囤糧足供20萬軍隊的兩年所需,竟然被「祖國」劫運清空,產米的富庶寶島竟然缺糧了。台灣在國民黨來台前的蔗糖年產量達140萬噸以上,但是「祖國」來了卻減為3萬噸;當時儲存的蔗糖有數十萬噸,最後竟然不翼而飛;產糖的台灣竟然也缺糖。至於台灣盛產的樟腦,日本移交了42.3萬噸給國民黨政府,但移交後卻只剩400頓,其餘幾乎都被運到香港的私人倉庫內。350萬箱的火柴移交國民黨政府後,竟然消失不見,造成台灣火柴荒。此外,台灣的鴉片積存量原本有67.9公噸原料以及19公噸成品,但是移交給國民黨政府後,僅剩9720磅。產煤的台灣礦業也在國民黨府的壟斷操作下,賤買台灣煤、轉手高價出售到上海,相關政府機關坑殺台灣人藉以套利。

祖國的種種,讓台灣人大失所望。中國官員貪污舞弊無法無天,無怪乎,省參議員王添灯質詢行政長官陳儀時強調:「陳儀長官很關心同胞,開口閉口台灣同胞!台灣同胞!對長官的關懷,台灣同胞是非常感激的;但是,很不幸的是,那些接收大員不是關心台灣同胞,他們關心的是台灣糖包。」

後來,王添灯又揭發專賣局長任維鈞吞沒70公斤鴉片私運香港變賣弊案,然而,任維鈞在面對王添灯質詢鴉片消失問題時,竟然回答鴉片被白蟻吃掉了。任維鈞如此荒謬的答案,足見國民黨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不過,質疑陳儀與任維鈞的王添灯,最後也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帶走,從此一去不回。

不只軍方與官方都劫收台灣,特務系統劫掠台灣其實也不手軟。1946年初期,蔣介石的特務系統「藍衣社」開始從上海來到台灣。這些特務與當地的流氓合作,時常到處搶劫倉庫,滋事生非。然而,台灣省警備司令部參謀總長柯遠芬卻公然包庇搶劫囤糧的人;柯遠芬就是二二八事件中屠殺台灣人關鍵角色之一,他曾經在屠殺台灣人時強調:「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

中國貪污腐敗 使得富裕的台灣淌血

回歸祖國懷抱,但台灣人卻一點都不快樂;台灣唯一快樂的就是那些國民黨官員與他們的親朋好友。台灣人努力為生活掙扎,想要重振工商小本生意時,沒想到和台灣人爭飯碗的,竟然是祖國來的政府官員。官員掌握發行執照的權力、控制運輸、操縱資本與銀行信用等等。台灣人被這些貪污腐敗的官僚搞得頭昏腦脹,欲取得執照或許可證,都必須給「紅包」才能取得。

顯然,國民黨在中國不得人心,以致失去中國大陸的根本原因,在台灣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當年華盛頓的報紙Scripps-Howard由記者William H. Newton關於台灣現況專文連載的報導中,就以標題「中國的貪污腐敗統治,使得富裕的福爾摩沙流血。中國人剝削台灣,比日本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中國統治下,台灣的工廠生鏽失修。台灣的災難,美國要負責任。」譴責中國造成台灣災難,但是美國對台的政策必須對此負責。

台灣人對「祖國」的失望,也可以從終身抗日林獻堂故事窺知。林獻堂在日本統治時期長期資助知識份子並且投入議會運動爭取自治,「祖國派」的林獻堂非常期待祖國拯救台灣,林獻堂也曾經在1907年於日本長崎和梁啟超「筆談」,商討「祖國」救台大計。戰後,林獻堂在1946年擔任台灣省議會參議員;然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讓林獻堂徹底對祖國絕望,因此前往他終身對抗的日本定居而終。

國民黨長期對台灣宣傳林獻堂上半生熱愛「祖國」的抗日歷史,卻不談林獻堂在二二八事件以後對「祖國」失望,所以移居至日本的故事。從林獻堂的故事、政大教官撕毀二二八海報,戒嚴時期禁論二二八,以及國民黨信徒迄今對二二八事件的強烈敵意等等可以顯見,二二八事件從沒有結束過。因為,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屠殺台灣人,現在也意圖從歷史中將這段故事扭曲甚至抹去。因此,國民黨不想讓人民知道二二八,那麼,轉型正義就從公佈所有二二八事件史料與追究元兇的責任開始!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