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人術】 台灣史上第一位女畫家:陳進

友善列印版本

3月27日是台灣第一位女畫家陳進逝世18週年紀念日,特別介紹陳進的人生故事,一起來緬懷這位台灣值得紀念的人物。

陳進(1907年11月2日-1998年3月27日),出生在新竹香山庄牛埔的商人陳雲如之家,她是家中的三女。過去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女性地位從屬於男性,女性不僅沒有辦法接受教育,還要從小接受纏足,「腳愈小愈美麗」。日治時期開始,隨著新式教育制度進入台灣,女性也開始接受教育。當時開設女子學校給女性讀書,總督府更在1915年明令禁止纏足,違者處連坐法,逐漸打破「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老舊觀念。

西元1922年,陳進就讀台北州立台北第三高等女學校(今中山女高)。遇到一位好老師,足以改變學生的一生。陳進很幸運,她在學校裡受到日本美術老師鄉原古統的啟蒙。鄉原古統不只是台灣日治時期著名的藝術教育家,對於後輩的提攜更是不遺餘力。他看到陳進畫圖的潛力,於是在畢業前夕對陳進說:「妳要再去日本求學。」其實,陳進從沒想過到日本讀書,她還擔心爸爸媽媽會不會反對;沒想到父母親全力地支持她,跟陳進說:「好啊!讀書是好事。」

未滿18歲的陳進,因此飄洋過海到日本深造,很順利地考取東京女子美術學校日本畫師範科。赴日學畫不久,陳進逐漸開始在台日兩地畫壇嶄露頭角。1927年,台灣舉辦了第一屆「台展(台灣美術展覽會)」,陳進當時還只是東京女子美術學校的學生。父親告訴她台展資訊,也鼓勵她參加。於是陳進寄出三件學校期中作品參加「台展」。陳進的初試啼聲,一鳴驚人,三件作品《姿》、《罌粟》和《朝》全部錄取,當時同時入選的包括郭雪湖林玉山。他們三個年輕人,年紀只有20歲,卻是當年入選台展東洋畫92位畫家中唯一的三位台灣人,被稱作「台展三少年」。

連續10年入選台展

陳進的成功絕非偶然,從1927年到1936年,連續10年入選台展,之後直接被列為推薦級「無鑑查畫家」的最高榮譽,她堅定地說:「畫圖,就是我的一生志業」。日治時期的台灣,畫家的社會地位很高,畫作入選日本帝展會是報紙的頭條新聞。繪畫,也成為台灣人揚眉吐氣的最佳方式之一。陳進的畫,不只在台灣獲獎,1934年她以大姐陳新為模特兒繪製的《合奏》入選日本第15回帝國美術展覽會,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入選日本帝展的台灣女畫家。當時的報紙報導陳進的作品深具「台灣色彩」,陳進受訪時則興奮地說:「台灣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誰不愛自己生長的故鄉呢?」

陳進到日本學成之後,沒有忘記故鄉台灣。她從日本回到屏東高女教書,傳承所學給台灣年輕學子。沒想到,卻有人跟她說:「妳為什麼要到這麼鄉下的一個小學校來教?又是在女學校,實在很可惜!」她把話放在心底,告訴自己一定更努力,要成功才可以。陳進教書之餘,常常就近到原民部落寫生,創作多幅原住民相關題材。陳進的畫風細膩獨特,雖然系出東洋畫傳統,但她同時吸收了西洋寫實精神和繪畫技法作為創作養分,發展出陳進特出的自我風格。原住民題材的相關畫作,如著名的《三地門社之女》,畫風卻是格外細緻雅麗,圖畫中充滿詩情表現。

陳進除了參與日本官方舉辦的「台展」和「帝展」,也參加台灣人創辦的「台陽美展」。陳進曾說:「我參加台陽展是因為我是台灣人,台陽展的成立是成立另一個藝術團體,多一個發展的機會,本來是有反抗的意思,但反抗也沒有用。所以弄一個團體,台灣人的團體,台灣人作頭,有一個發展的機會。」足見她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和充沛的感情。

我是台灣人,要畫台灣的風格

日治時期,是陳進創作的巔峰時期,陳進不只努力想做到和日本人一樣好,她更曾表達:「我是台灣人,要畫台灣的風格,而且要畫出好的作品,要比日本人畫得好,才是重要的事。」陳進努力做到最好,她也真的做到了!陳進的人物膠彩畫,無人能出其右;1945年以後,政局丕變,國民政府掀起「國畫正統性」之爭,東洋畫省展停辦10年,很多畫家因此改變創作媒材。陳進的畫作遭到很多中國畫家和藝術評論家質疑:「她是一位這麼優秀的畫家,為什麼畫作沒有任何『中國山水』或是『梅蘭竹菊』?」面對質疑,陳進雖然心裡不好受,卻沒有因此改畫水墨畫,她還是堅持畫她最擅長的膠彩畫。

陳進在40歲結婚,婚後走入家庭的她,在先生蕭振瓊扶持之下,還是全心作畫。43歲生下獨生子蕭成家,婚後的題材多以家庭和花卉為主,用畫作詮釋妻子及母親的角色。《母愛》一畫,以媳婦和孫子作為素材,雖然是簡單平凡的題材,在陳進細膩的畫筆之下,烘托出不凡的母愛。

一生就是一部台灣美術史

經歷政權更迭、時代遞嬗,陳進的一生,就是一部台灣近代美術史。她一生都在畫圖,一直這麼用心作畫。畫到滿頭白髮了,還是努力不懈地作畫。日本藝術評論家稱她是「南海女天才」,她卻謙虛地說:「我不跟別人比,只跟自己比,有沒有更進步?有沒有更突破?」人生如畫,畫如人生,陳進的畫作多以家庭為中心,以人物為題材,她的人生也是一樣順遂圓滿。晚年陳進身體不好,她的兒子蕭成家先生是一位麻醉科醫師,在美國行醫。在陳進晚年,兒子回到台灣照顧陳進,直到91歲去世。

陳進是台灣第一位女畫家,她在日本治台時期並未選擇做日本人,始終堅持以「台灣女兒」身分畫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寫下台灣女性藝術家的先河,連日本人都對這位台灣女畫家豎起大拇指。她師出東洋、融合西方美學,以女性特有的細膩雅致,以台灣文化為底蘊發展出最富韻味的陳進人物膠彩畫。我們ㄋ看陳進的畫,就像是看陳進的一生,她畫裡的女性,是她心中理想的台灣女性,看似嫻雅端莊,卻一點都不柔弱,眼神勇敢又堅強。

在過去清一色男性的台日畫壇,陳進顯得特別,人們以「陳進先生」稱呼她。陳進用膠彩、用繪畫巧妙地表達自己的理念,在舊時代裡展現出現代台灣女性的理性自決,堪稱台灣女性第一人。她對藝術的執著、熱忱和專注,對我們來說是最寫實的勵志故事!

時序來到今日的台灣,女性已經撐起半片天,台灣更已選出第一位女性總統,我們期待未來的台灣,是一個多元平等、性別友善的進步國家,台灣的性別平等,可以一年比一年更進步。當有這麼一天,我們不用特別強調「女」總統、「女」畫家、「女」醫師,這就將是台灣最接近性別平等的那一刻。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