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往台灣的慢船】新政治、新國會:西元前六世紀的雅典告訴台灣什麼

友善列印版本

偶然之間,讀到了雅典城邦民主政體的故事。雅典在希臘各城邦中特別以民主思潮著稱,其實它的演進過程相當複雜,但十分引人入勝,尤其是擁有「雅典民主之父」美名的領導人克萊斯希尼斯(Cleisthenes)在西元前508-507年間銳意改革,奠定雅典民主根基。

對沒有讀過政治學的人而言,能夠藉此一窺最早期的民主發展,而且感受到它和現代制度的類似,是種微妙的感受。今天2月1日,第九屆立法院正式開張,跨越近三世紀的比對,更令人感慨萬千。

西元前六世紀的雅典民主

行政上,雅典沒有君主,有一個負責宗教儀式和法律管理的執政官( Archon)以及行政官員,但所有官員每年都要接受公民集會判定「是否對城邦民主造成威脅、是否將部族利益置於城邦利益之上」。經公民過半數認定危害城邦利益者,數個月後公民將再度集會,每個人在手上的陶瓷碎片(potsherd)上刻下最不適任者名字,得票最高者將被逐出城邦10年。

司法上,雅典已經採用人民陪審制,陪審團人數由200人至500人不等,一律由抽籤產生,案件審查採取不記名的秘密投票。

立法上則更是有趣,雅典的Boule就像是台灣的立法院,共有500名年滿30歲以上的代表,也被稱為500人會議。這500名代表的基本資格和行政官一樣,必須是當時四層社會階級的前三級才具備資格(奴隸不得擔任),任期一年,每個人一生不得擔任代表超過兩次,兩次任期必間隔10年以上。

這500人由10個部族(tribe)各派出50 人組成。克萊斯希尼斯的改革,將傳統以區域為主的四個部族(貴族通常聚居,因此以區域為主的部族經常會為私利犧牲城邦利益)增加為十個打破區域的新部族,每一部族由一個城市地區、一個沿海地區和一個內陸地區構成。

500人會議基本上每天開會,偏遠地區的代表或許無法這麼作,但缺席次數還是必須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內,否則會遭非議。Boule也設置50人團,類似常務委員會或執委會,每個月由一個部落輪值,以確保每人至少都參加1/10的會議。這50人都住在被稱為位於國會大廈(Boulenterion)旁邊的建築物The Tholos,食衣住全部由公家負擔,而且每晚必須至少有17人值夜,以應付突發事件。50人團負責排定議程,有點像是台灣立院的程序委員會和議事人員,同時負責擔任會議主席。

立法通過之後,在公共場所公告三天,供所有公民觀看。每10天舉行一次公民集會,討論並進行投票,結果可能是通過或是送回重審。同樣的,這些立法代表和行政官員一樣,每一年要接受公民集會評斷他們的表現。

雅典告訴台灣什麼

以上只是簡述,雅典式民主的設計極為細緻,而且不斷隨著時代演進、修改,到最後連執政官也消失了。當然,它雖然標榜「政治權平等(isonomy)」,從現代的角度來看,它還是有許多基礎上的不民主之處,例如女人完全無法參政,那些居住在雅典的外來移民和奴隸階級,也不具備政治權。

看著這些2600年前的歷史,心中卻浮現一個問題:今日我們透過選舉投票所選出的代議制度,會比純粹以抽籤方式從「平民」中隨機選出來的500人會議更有效率、更能進行思辨性的理性討論,同時更具有普遍代表性嗎?

今日我們縱使已經作到男女公平參政,但選舉制度的門檻設計,又和2600年前不允許奴隸參政的雅典有著太大的差別嗎?一次立委選舉要砸下的錢,金額大到常民不可想像,那麼一般人不是雅典時期的奴隸又是什麼呢?

我們的選區設計,是否也學習克萊斯希尼斯改革,盡量作到公平呢?在克萊斯希尼斯的設計中,雅典城區的立法代表比例,甚至還少於環繞雅典、屬於非都市區的艾提卡(Attica)地區。台灣今天的國會選區設計,是否也和美國國會選區畫分一樣暗藏玄機,充滿著政黨之間的爭鬥算計呢?我們的國會議員代表,是否盡量向票票等值靠近呢?

古雅典公民能夠每年評斷「國會議員」與官員表現,並據以懲處,台灣呢?我們一票一票將議員送上議會堂寶座,到頭來才發現「割闌尾」、將不適任的議員拉下來,竟是這麼可望而不可及的任務。

立委始終和記者一樣被並列為台灣社會兩大亂源,不是沒有原因的。如今國民黨的大敗,促使全民對「新政治、新國會」有著超乎以往的想像。但所謂的「國會改革」,其實並沒有那麼複雜,真要作起來也沒有那麼困難,我們只要回過頭去看雅典的例子就會發現,一切都是常識而已。即使雅典城邦民主已經是那麼久以前的事,2600年後的我們依照它的精神去進行改革,似乎一點都不突兀。

換句話說,國會議長是誰、他有沒有參與政黨活動,國會由哪一黨取得多數,誰又和誰聯盟,誰會不會又去搶占主席台,或許都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民主落實的精神,絕不是化簡為繁、故弄玄虛,也不是到處設路障拒馬,再怎麼樣都不能脫離民眾的想像和理解,不能違背國家社會的利益。

台灣的舊政治和舊國會,正是違背了這個最根本的精神,才會遭到人民的奚落和唾棄。2016年的台灣,能不能從民主發源地雅典得到什麼啟示,真的給台灣島上這2300萬傻傻努力的人們一個新政治和新國會?我們似乎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再天真的相信一次。

參考連結:

How the People Ruled - Greece Is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