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想想】 忘不了蔡英文老師的那堂英文課

友善列印版本

電視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站在吉普車上,笑瞇瞇地揮手,熱情的民眾夾道歡迎,一陣陣鞭炮聲中,幾個頭上夾滿髮捲的歐巴桑,披著毛巾從美容院裡衝出來大喊:「蔡英文凍蒜啊!」

在中央山脈美麗的小盆地裡,這是埔里鎮安靜的午後,馬路空空蕩蕩,偶有一台轎車慢吞吞駛過。冬日陽光暖暖曬進客廳,阿嬤在藤椅上瞌睡沈沈,幾個孩子圍著電視,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女孩指著電視上的蔡英文,轉頭跟另一個女孩說:「她來這裡教過我英文。」

「真的嗎?怎麼可能。」

「真的啦!」

鎮中心的菜場巷弄,一座小小的透天厝。山中午後有絲絲寒氣,明亮的陽光劃破寒冷撲進房內,裡面放著一排排的課桌椅,這是一個專門幫助弱勢孩子的課後輔導班。一台宣傳車慢吞吞地走過門口,大聲唱著歌,從小在課輔班長大,現在已經念大學回來做志工的小志(化名),聽到宣傳車的歌聲,轉頭告訴他的朋友:「你知道嗎,我小時候她有來這裡,她拿了一張50萬的支票給我。」

「怎麼可能?」

「真的啦!我還送她花咧。」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每個人都知道蔡英文是大學教授,不過,其實她也教過小學生和國中生;不但是小朋友,而且是偏鄉的小朋友,她的班上有原住民也有新住民的孩子。這些孩子們現在已經念大學了,但是他們都還記得蔡老師。

前幾天,我遇到一個蔡英文老師當年曾經教過的孩子(現在已經是少女了),她怯生生地、鄭重地拜託我:「如果有機會,請妳告訴她,我們都還記得她講的話。」(其實阿姨我也沒有機會親自告訴蔡老師,所以,在這裡藉著文字和讀者們一起回憶一下「蔡老師的英文班」)

那是在2009年,我剛剛回到埔里居住,在親戚的介紹下,把孩子送到了埔里鎮蒙愛陪讀班。921地震重創埔里鎮,許多孩子們一下子失去了家庭的照顧,於是,蒙愛教會的教友們一起創辦了這個課輔班,提供國中小的孩子們一個寫功課、用餐的地方。既然是做善事,所以孩子們在陪讀班的費用完全是「自由樂捐」,但是陪讀班不但請老師來教學,還提供所有孩子們一日午、晚兩餐及一頓下午點心。既然照顧孩子是終生志業,是讓孩子們任何時候都可以得到庇護,所以這裡是寒暑假終年無休大門敞開的。

於是,從「蒙愛陪讀班」,我們開始接觸「偏鄉兒童教育課輔」議題,接著,又拜訪了投入偏鄉課輔多年,已經建立教育系統的博幼基金會。

在偏鄉做這樣的工作,除非參與者本身有極大的社會資源,或者已經群聚了龐大的支持力量,否則,經濟上都是相當困窘的。在我們把這樣的訊息告訴蔡英文主席後,她馬上表示民進黨願意捐助偏鄉兒童教育,不但如此,她自己也想要來埔里教小朋友英文。

坦白說,我非常驚訝。2009年,就是民進黨以200萬選票大敗之後;所有媒體都說,民進黨將20年無法再起。所以,民進黨不但很窮,而且這個社會上充滿了對民進黨路線的種種檢討;臨危接下黨主席的蔡英文,要收各種的爛攤子,正是焦頭爛額的時候。

但是她從台北坐車來了,還帶了50萬元的支票來埔里。(我其實超級不好意思的,因為我知道那時候民進黨非常地窮,而且我知道她募款很困難,要養活一個黨已經很不容易)。

蔡英文把50萬的支票,送去給蒙愛陪讀班的孩子。然後,孩子們生活的每個角落她都轉轉:小小的透天厝、鐵皮蓋的教室夏天像鐵爐、角落裡的大鍋煮著上百個孩子的午餐、廚房裡堆著募來的各種物資米麵包等等⋯⋯幾個孩子跟她搭訕,一個孩子抱著花送給她⋯⋯

接著,博幼基金會安排蔡英文在埔里中心,為國中生們上一堂英文閱讀課。這些孩子們當然不知道「蔡英文是誰」,只知道,有一個「英文很厲害的蔡老師」來幫大家上英文課!當天,蔡英文準備了一篇文章,現場教孩子單字,講解文法。她一邊講解,還點名台下的孩子回答瞭解他們的狀況。

當年的學生們,現在都已經念大學了,但是他們都還記得這堂課,記得這位遠道而來的老師。

偏鄉一直都是缺老師的,也一直是缺乏資源的,只有來到這裡,才真正看到問題。一個好的國家,就是教育、資源平等,人民安居樂業的國家。

「妳覺得她記得我們嗎?」孩子疑惑地問。

「我想應該記得,因為──」

「她是為了你們,才去當總統的啊!」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