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過頭來看世界──從《我是五年級生》競選廣告談起

友善列印版本

最近一支競選影片「我是五年級生」引起廣泛討論,影片色調陰鬱,只見一位男性,始終背對鏡頭,不斷穿插辛苦工作、早出晚歸的影像。五年級生說:「我用了大半輩子為自己的家和國家努力,為什麼今天在他們口中我成了壞人?為什麼他們說國家早已不存在?為什麼我的正義什麼都不是?」

創意無限的年輕網友旋即製作KUSO影片,片中一位低頭的年輕人說:「我是七年級生,我做錯了什麼?一個年輕人活到現在二、三十年,從來都沒有辦法決定自己的未來。我每天工作14個小時,不敢奢望買車買房,只要有口飯吃,別讓我媽餓到就好。」

選舉愈到最後關頭,不只催票固票還要拉票,但是這樣的影片難免引發「操弄世代」的聯想。年輕人是永遠的反對黨,反對卻不等同於反骨;年輕人理想性高,厭惡舊政治的分贓,始終站在監督政府的一方。

有人曾這麼巧妙的形容,台灣社會就像「一盤豐盛的桌菜」,到了年輕一代念大學時,桌上只剩下菜尾,到了年輕一輩準備就業時,卻發現這桌筵席,已經杯盤狼藉,被吃乾抹盡。大學畢業起薪倒退15年只有22K、學歷薪水不斷貶值,物價房價卻是倍數飆漲,政治惡鬥和國家虛耗,這些食不下嚥的廚餘剩菜,全在特定既得利益者吃飽吃撐剔牙時,不僅要年輕人「吞下去」,還嗆年輕人「懂個屁」!

不可否認地,台灣的四五年級處在台灣最鉅變的年代,親身體驗貧窮的滋味,卻也享受社會的富裕,淹沒在財富的機會;台灣的七八年級卻處在台灣近乎崩壞的時代,鄰近強國人大國崛起,台灣卻是風華消逝。過去的年代「台灣錢淹腳目」;現在的年代「大學生滿街跑」,儘管很努力卻少有像以前那樣的機會,還要被酸年輕人都是草莓族,眼高手低不願意低就,一代不如一代啊。

批判別人,往往也是對自己的指控。選舉有時候是公民的復仇,選票則是紙做的匕首。台灣再也禁不起省籍、藍綠、以及世代的操弄、煽動及分化。台灣再也不能低頭顧影自憐,停留在過去的美好,不願正視時代的轉變。不要再背對鏡頭,轉過頭來看這個世界,給年輕人機會,幫青壯年一把,也是幫台灣一把。只有青壯年強起來,才能扛起台灣的老年。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