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中框架國際化、助中突破美亞太再平衡政策的馬習會

友善列印版本

在朱立倫訪美與歐巴馬來東協國家參加亞太經合會與東協峰會前,馬英九拋出馬習會的震撼彈,這個震撼彈不僅會影響2016後馬時代的台灣政局、框限新總統對中政策的自由度,也會對包括南海在內的亞太局勢產生重大影響。各國媒體雖多以這是自1949年後兩岸領導者首度碰面的方向下標,但因台灣處於亞太戰略棋局的關鍵位置,時值美中亞太戰略對弈的關鍵時刻,台灣的一舉一動不僅會讓原先優勢的一方全面翻盤,更可能讓原先居劣勢的一方取得逆轉勝的機會,這個潛在意義才是全世界對馬習會高度矚目的主因。

馬習會對台灣的三大衝擊:為一中定錨、打藍綠對決、毀民主體制

如果沒有馬習會,以台灣現在的政治局勢來說,很可能明年一月民進黨不僅取得總統,更可能取得接近過半或是單獨過半的立委席次,帶來民進黨的完全執政。對此情勢最煩惱的是習近平,因為這會讓之前苦心佈置的一中框架安排全面破功,更會讓其黨內敵手取得反擊習近平的有利籌碼,對習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的權力部署造成極負面影響。

但現在有了馬習會後,即便知道馬英九在台灣不得人心,但只要取得馬英九的配合,自然可以在馬離任前釘下一中框架的錨,讓馬英九的繼任者無法將台灣這艘船駛離一中軌道,頂多只是讓這艘船從原先向一中的暴衝改為緩駛而已。

讓兩岸關係的一中格局不會因台灣政黨變化而出現動盪,是中方長久以來的期待。但受到太陽花運動正面挑戰在先,繼而去年底九合一選舉被迎頭痛擊,明年更可能因政黨輪替而崩盤,但現因馬習會的出現,使得這個操作再次取得先手。

馬習會對選舉一定有影響。即便無法翻轉選情,但起碼讓國民黨選情有某種程度的加溫效果,還能提升若干區域立委候選人與政黨票的聲勢。更把已經冷卻的兩岸議題重新端上檯面,且是直接挑戰蔡英文,迫使蔡英文表態,讓選戰重回藍綠對決。這要撕裂台灣社會的操作,對身兼國民黨主席與總統候選人的朱立倫未必是好,但對於即將卸任的馬英九卻絕對是利多,也有助於其在2016在後馬時代重新主導國民黨,順勢把朱、王晾在一邊,並讓馬英九成功繼承連戰的親共權貴紅利。可說是高密度的政治精算。

除了有把台灣釘入一中軌道的疑慮外,馬英九此次刻意迴避國會監督,甚至有向國會說謊之嫌,使得馬習會問題觸及台灣民主制度的核心:到底國會對於總統作為有無監督能力、以及立委對監督總統有無自覺等。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面對一個在八八風災死了五百多人時強調自己是二線,但在與中國領導者闢室密談卻又直衝第一線,還拿不用向立院事先報告的制度疏漏,迴避所有需被監督的作為,這可是會導致台灣民主全面解體的。難怪會有學者主張罷免馬英九,因為可以監督馬英九作為,挑戰其正當性的制度性工具,現在只剩下罷免一途而已。

馬英九去新加坡見證被斷交

有人說馬英九是在新加坡與習近面,因此是在國際場合,沒有降低國格的問題。但習近平是去新加坡慶祝中新建交25周年/中華民國政府被新加坡正式否認25周年,也由於馬英九此新加坡行沒有與新加坡政要見面,只是在李顯龍與習近平的私人午餐會中從台灣臨時過來硬湊一腳,因此馬此行就是去「見證」中新建交/台新斷交二十五周年,好像是為當年的不幸事件給與祝福,還在國際場合主動承認北京政府代表中國、台灣不是國家、也不享有國家的主權等。當馬總統以自身行為告訴全世界承認北京政府代表中國,自動破掉了一中各表,更答應彼此以先生相稱,難怪習近平會願意在新加坡與馬英九見面。

一個總統為了與中國領導者見面甘於在國際場合「見證」被斷交,更不擔心地主國對自己的稱呼(不要扯星方接機貴賓的等級,只要回答一個問題:新加坡會在接待習近平國是訪問的當口,還公開說馬英九是「來自台灣的總統」以示歡迎嗎?),馬英九自己要雙手奉送上大禮,習近平有什麼好忌諱的呢?

美國有讚賞肯定?

不少人對於美國的角色多所懷疑,有的認為AIT有暗助馬英九,甚至還有論者說美國對馬習會表示讚賞與肯定。但如仔細看美方的回應,國務院表達歡迎,但特別提到要以兩岸「人民」可以接受的速度,白宮的反應則更為保留,說要看馬習會的結果再決定。顯見美方是採聽其言、觀其行的態度,事前應不知情更未參與,甚至包括卜睿哲、麥艾文等親歐巴馬或甫卸任的白宮官員等都表示驚訝。而國務院強調「人民」可以接受,更具有深意。

如果美國有參與且鼓勵這件事,美方會採取ownership的姿態,不會扯什麼等結果出來再看看吧的說法,而會是大聲鼓掌叫好積極促成,並要反對者閉嘴消音的態度。不會這麼聽其言觀其行,因此所謂美方讚賞肯定的說法是言過其實。

至於有人提到,美(日)如果事前不知情且有疑慮,為何沒出面表示疑慮呢?如果華府與東京都沒說話,不就顯示美日對此事採取肯定立場嗎?但問題是,當兩造都同意要談判會面聯絡彼此感情,請問第三者有什麼理由出聲反對呢?即便有疑慮,也只能等到結果出爐後,針對與自己有關的部份表示異見了,結果還沒出來前就直接否定,並不合乎國際常理。

馬習會舉行的正當性就有問題,不是結果好不好的問題

但另一方面,台灣民眾對此是有ownership的,我們是直接被影響的stakeholder,不管是在正當性、程序的合理性、是否透明、合乎民主的問責制度、甚至要以何種形式向國會或國人報告等,我們都有錙銖必較的權利與義務,怎能等到會談結果出來後再決定要如何回應呢?

有一些人會積極勸告台灣民眾(或是反對黨)要先「冷靜觀察」,等到馬習會結果出爐後再批判也不遲。這種勸告的弦外之音,就是要台灣民眾對馬習會正當性先行買單。但當台灣民眾先給馬英九舉行馬習會的正當性後,能夠因不喜歡會談結果,就把馬習會的正當性回收嗎?這是把馬習會「應不應該舉行」的正當性問題,與馬習會「結果好不好」的合理性問題混淆,也是讓台灣民主防衛自我繳械。十分要不得。

南海問題與中共表,助取得馬習會入場券?

就在馬習會消息曝光前兩三天,外交部罕見提出拒絕承認國際法庭對南海爭議有審理權的主張。據說這是針對太平島可能從島被降為礁的問題。但當外交部自己都承認國際法庭沒對太平島的屬性作出裁決,只是針對菲律賓對中共的九段線之適法性爭議表示有審理權而已,而且太平島不是島而是礁,是菲律賓提出的主張,這並不保證國際法庭在處理「菲律賓vs.中國」的九斷線爭議時,會對此有裁示。

更重要的是,外交部早在七月七日就提出八點聲明講到太平島不是礁而是島的立場,當時也沒上升到要否定國際法庭。但之後卻在國際法庭表示有審理權後,以擔心太平島被降格為由(國際法庭並未提到會審查太平島的資格)而不承認國際法庭的審理權。頗給人那壺不開提那壺之感。

這些疑問直到兩天後馬習會曝光才得到較信服的解釋。原來外交部大張旗鼓說不承認國際法庭審理權,可能不是真的是為了太平島會被降格,很可能是為取得馬習會入場券的價碼。不承認國際法庭審理權,就表示馬政府從過去「遵守國際海洋法」的立場逆轉,與中國站在一起,反向與主張透過國際法和平解決的美國對著幹。

上星期曾傳出AIT苦勸馬英九此時不要去太平島,與美國歡迎日本、澳洲等國參與南海巡航的立場相反,是否美方嗅出馬英九去太平島意圖的蛛絲馬跡?如果台美互信這麼好,為何在美國最需要幫手對抗中國之際,卻規勸台灣總統不要去明明是實質擁有的太平島,即便台灣早已停止所有在太平島的工程?是否外交部被上面訓令要發表這個不承認國際法庭的聲明,作為其指導者向中方邀功爭取馬習會的籌碼呢?

朱立倫訪美變成為馬習會遮羞,王金平缺乏捍衛立院的擔當

馬習會消息一出馬上引起國際關注。由於時間剛好安排在朱立倫訪美前沒幾天,以美方對馬習會事前不知情、事後希望給與解釋的立場,顯然讓朱立倫的訪美立即變成「解釋馬習會」之旅,原先期待這是建立朱立倫個人與美方,以及重建國民黨與美方互信的任務就被淡化了。朱立倫如對美方的馬習會問題一問三不知,就是讓朱立倫被外國看衰,是個無法與聞政事的outsider,如果朱立倫對馬習會內情充份掌握,則質疑朱是否對美國刻意隱瞞就立即會出現。在這種狀況下想重建互信,我看還是算了吧。

除了朱被邊緣化,立法院長王金平更是一問三不知。當馬總統都已經對外宣布在什麼時候要與中國領導者見面,但代表民意的立法院竟然比記者還晚知道,原先曾對立法委員說夏張會沒提到馬習會的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此時也忽然改口說張志軍有「私下」主動提到,後來雙方對此積極進行。這到底是夏立言有意利用「喝茶聊天尿尿的意見交換不屬於夏張正式會面」的漏洞,而將內容刻意向立委隱瞞(如同當年王郁琦在王張一會對馬習會討論的立院回應),還是馬英九指示夏立言向立院隱瞞,這將是很嚴重的事。而王金平肯定馬政府願意到立院報告的發言,更顯示其缺乏捍衛立院尊嚴的擔當,對於自己在黨內的不分區排名斤斤計較,但對於現在應負起的職責卻無動於衷。

APEC議程的TPP、南海議題被稀釋,再平衡力道被緩解

習近平願意在其新加坡行程中多留幾個小時舉行馬習會,除了有意以「一中框架」框住台灣,塑造一個未來領導者無法逆轉的促統軌道外,也是對美國亞太再平衡的反制措施,緩解其對中制約的力道。

現在東亞最熱門的話題就是十月初完成談判的TPP,以及美國宣誓會派遣軍艦進入南海常態巡弋,不再只是暫時性的挑戰中國人工島礁宣稱的十二海里領海權而已。從11月18日到11月22日,歐巴馬總統更是從美國飛到菲律賓與馬來西亞,利用參與APEC與東亞峰會之便,親自押陣強勢運作其TPP與南海維權的區域合作。由於習近平的內部權力鞏固出現問題,經濟成長更是在新常態下持續下修,歐習會後美中關係反而變得更緊張,因此十一月下旬的APEC與東亞峰會,對習近平是個苦差事一樁。

為了緩解美日從第一島鏈對中國的壓力,一方面習與日韓展開三方首腦峰會,也利用此次去菲律賓開APEC會議之便,參訪其他東協國家,希望反制美日佈置的戰略包圍網。習近平會特別訪問同樣有南海爭議的越南,可是對會落腳的菲律賓,卻尚未同意召開雙邊峰會,對越、菲的差別待遇,一方面希望讓越南不要積極參與美日的新南向包圍網,二方面也是有意突顯中國對菲律賓訴諸國際法庭處理南海議題的不滿。

然而能夠一次化解東海與南海對中國不利處境的關鍵,就是在這兩個海域都有存在感的台灣。如果台灣與中國立場一致,日本就會被侷限在東北亞,菲律賓在東協積弱下也只有聽從中方要求的路可走。2008就是因為馬英九願意配合中國,才使得胡錦濤有向東海與南海發展的機會,進而將這兩個區域劃為其核心利益,之後就出現東海與南海爭議。但當美國發展再平衡策略並強勢介入,台灣還出現太陽花等反傾中運動風潮,甚至也開始影響香港後,中國在東海與南海的操作變得困難異常,因此如果解決了台灣問題,過去對黃海、東海、台海、南海出現「四海翻騰」的憂慮可以緩解不少。這是習同意在新加坡展開習馬會的戰略背景。

此外,基於這次在菲律賓召開的APEC會議中,北京很可能會面臨美日與部份東協國家在南海議題的集體質疑,更會因TPP題材燃燒支配亞太經合會與東亞峰會,讓中國的「一帶一路」、「亞投行」等作為面臨被冷落,進而影響這些計劃在亞太以外地區的看好度與接受度,有可能會使整個計畫出現無以為繼的困境。馬習會的適時出現,不僅可以淡化這些題材在亞太經合會(或與東亞峰會)所佔的比例,還可把台灣拉離美日同盟的合作圈,如能在亞太經合會有兩岸共同捍衛「中華民族利益」舉措的出現,更能重挫美日新南向策略的銳氣,讓東協國家知道美日同盟第一島鏈從東北亞到東南亞的連線已經出現缺口,未來很可能無法持續,讓這些原本有意配合美日新南向戰略的東協與大洋洲國家們中立化。這個策略如果成功,是可能讓中國翻轉其在東海防空識別區相對劣勢的處境,甚至為其南海防空識別區的出場營造接受氣氛。

須注意蕭習會的發言

既然馬習會對中國來說有相當強烈的亞太戰略意函,其戰略效應的首要對衝點就是11月近下旬於菲律賓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PEC)。在馬英九執政七年來,亞太經合會變成兩岸在國際場合接觸的機會,不管是胡錦濤時代的「連胡會」,或是習近平時代的「蕭習會」等,台灣參與APEC的重點已經不再是亞太的區域合作事宜,而是個經營與中國領導者個人以及兩岸關係的場合,台灣更成為中國利用APEC向世界宣傳其兩岸關係「管理」的活招牌。也因此11月7日馬習會結束後,我們必須切關注台灣特使蕭萬長在亞太經合會的發言,以及「蕭習會」又會出現什麼新的「習大大對台政治宣示」。畢竟在2013年習近平對蕭萬長一句「政治分歧不能一代傳一代」,不就把馬政府嚇出一身冷汗嗎!

此次在菲律賓的「蕭習會」中,台灣特使會不會在馬總統授意下,出現支持「兩岸一中、反對台獨」的政治表態,或是在南海主張上說出類似支持中國觀點的講法,甚至是表態支持台灣在未來應盡速展開兩岸政治談判等,都需要密切注意。因為我們知道習近平要的絕對不是一次性的馬習會,讓馬英九拿到與習大大的兩人合體合照後就結束,馬政府也提到希望透過馬習會,讓未來兩岸領導者見面有「制度化」的可能。因此「馬習會」後的「蕭習會」說了什麼,習近平有什麼發言,而蕭萬長與總統府又有什麼反應等,就要密切注意了。

馬英九是否藉由參加明年五月博鰲論壇展開馬習二會?

正因為習近平不會滿足於一次性的馬習會,馬政府也說期待未來兩岸領導者會面可以「制度化」,想要制度化的第一步當然要從積極促成馬習會的馬英九作起。根據2014年在二月王張一會後,就計劃在四月舉行王張二會,雖後因太陽花運動而被迫延遲到六月底,但我們可以發現,中方對於「落實」制度化的時序期待絕對比台灣想像要快得多。因此11月7日馬習一會後,不能排除在明年一月總統選舉結束後,利用馬英九最後四個月的總統任期,快馬加鞭於半年內舉行馬習二會。以現在來看,每年四五月間於中國海南島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是最可能出現馬習二會的。

如果明年蔡英文當選總統,舉行「馬習二會」更有營造國共兩黨聯合對蔡英文施壓的味道,同時防止國民黨出現反傾中的發展,並可以順勢擴大國共論壇的平台,建構對蔡英文的島內圍堵網,升高蔡英文的施政問題,與2020年的連任難度。

此外,如果國民黨在明年立委選舉維持席次過半或接近過半,即便國民黨可能失去總統一職,但這個國會多數卻能有效掩護馬英九在明年520卸任前的暴衝。這也顯示讓國民黨立委不過半的重要性。

毀棄承諾與蓄意欺騙的馬英九,沒資格繼續當總統

馬政府說這次不談政治、不簽協議,不會有聲明,更不會有私下承諾等,要大家放心。但四年前是馬英九自己說連任後不與中國領導人見面的,言猶在耳,現在卻反向毀棄承諾,這要人民如何相信馬政府的說法呢,畢竟撕毀承諾的就是馬英九自己啊!

但除了馬英九本人的問題外,此時會出現馬習會的大暴衝,更顯示台灣在兩岸協議談判缺乏監督問責的制度性問題。事實上從去年至今,不僅在政治事務上是如此,馬政府之後更開了許多小門讓中資大舉入台買賣土地,購買公司,甚至還公然恐嚇我國的政府與法律,但馬政府對此渾然不覺,甚至為虎作倀。我們看到的,是整個政府忙於對中國勢力積極開放,但卻把台灣人民當成要對抗的敵人。

本來大家還認為只要忍受馬英九到明年520即可,但馬英九還在製造事端,甚至利用總統職權的方便欺瞞國人,請問這樣的人還有資格繼續擔任總統嗎?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