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想想】印度女權運動的意外盟友:國際連鎖速食餐廳

友善列印版本

走在印度的市集中,很難不去注意到這件令人疑惑的事:觸目所及,商店的店員都是男性。是的,即使是在販售昂貴的傳統服飾的婚紗店,門口的警衛、店員、經理到裁縫師都是男性──他們銷售的可是由薄紗和露腰短袖上衣所組成的女性服飾啊!然而,顧客們似乎是司空見慣、習以為常了,母親們坐在展示櫃前和年長的男性老闆談論著價格和花色,一旁年輕女兒正在毛手毛腳的年輕男店員協助下試穿繡有華麗圖案的紗麗(Saree)。

印度是一個由男人主宰的國家。儘管近年來各界做出了不少努力,但女性在印度的生活仍是相當不容易:由於選擇性墮胎和殺女嬰的行為,印度是世界上性別比最低的幾個國家之一;女性營養不足的比例要比男性還高,而且甚少出現在商店櫃台、大學課堂、國會席次、和企業董事會中。女性就連連上網路的機會都比男性還要少,根據臉書(Facebook)統計,印度臉書帳號性別比為三名男性對一名女性。

印度也是女性勞動力參與率最低的幾個國家之一。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顯示,印度只有不到三分之一、27%的勞動力是女性,遠低於世界平均的50% ;而在所有的女性勞動力中,有63%的女性在一級產業中服務,主要是農場上的幫傭;在農業以外的產業裡,女性佔比不到五分之一。人數排名在農業之後的是佔比13%的製造業、6%的建築業和5%的教育業。一般而言,印度家庭不希望他們的妻子、姊妹或女兒從事任何需要在夜間出勤的工作,舉例而言,運輸業正好是其中一種不受日夜工時限制的行業,使其成為男女比最為懸殊的產業:在眾多的卡、客車、計程車、三輪車司機和其他運輸從業者中,只有不到1%是女性。

值得注意的是,相較於其他產業,美國國際連鎖餐廳業者正不遺餘力地在促進女性勞動參與率。以麥當勞、肯德基、溫蒂漢堡為首的美國連鎖餐廳業者,提供全女性工時、防身術課程、企業導師計畫來吸引女性員工,甚至在女性員工家長提出疑慮的時候,邀請他們前來餐廳參觀女兒的工作環境,並享用免費午餐。對於很多篤信印度教的傳統家長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踏入如麥當勞這種販售葷食的餐廳:這些家長除了對女兒或姊妹在工作場所的人身安全表示憂慮之外,害怕葷食「玷汙」她們也是主要的反對因素之一。

為加強對女性勞動力的誘因,漢堡王提供防身術課程給他們的女性員工、必勝客、肯德基和塔可鐘(Taco Bell)成立了帶領女性員工晉升管理職的企業導師計畫、達美樂披薩開設性別講座,並且獎勵那些雇用最多女性的分店;這些連鎖企業的某些分店的營運全部都由女性負責,有些分店則規劃女性員工優先的早班班表以利女性員工可以在天黑前回到家裡。今年6月麥當勞邀請了50對女性員工的父母來到了麥當勞在觀光勝地果阿(Goa)海灘上新開設的分店裡享用大君漢堡(Maharaja Mac,沒有使用牛肉和羊肉原料並且提供素食版本的印度版大麥克漢堡)。透過觀察他們的女兒的工作環境以及見到其他同時在餐廳裡工作的女性同事,有助於這些父母接受女性家庭成員外出工作的決定。

麥當勞在每一個分店安排一位女性輔導員,好讓女性員工能更自在地表達意見或提出需求,並且允許彈性工時,以利需要撫養小孩的年輕女性可以兼顧家庭與工作;此外,若因為結婚而需要搬至丈夫的家裡,麥當勞提供轉移至其他分店繼續工作的機會。有些保守的家庭會反對女性成員穿著褲裝,這些女性員工可以選擇將麥當勞制服上衣下擺變得更為寬鬆的設計,以符合穿著印度傳統服飾的要求。

較新穎的工作環境,女性員工的比例亦較高。六層樓高,位於德裡首都圈(NCR)諾伊達(Noida)的百貨公司印度之城(Mall of India)中嶄新的時尚品牌與餐廳裡,有接近一半的店員是女性,而僅僅在一條街外,較為傳統的商業區中的絕大部分的商店,包括女性服飾店的服務人員仍幾乎是由男性組成。這形成了一種慣性──女性求職者不會願意、或不被家人允許加入已經充塞著男性的環境裡工作,但若新的環境在一開始就有較為平均的性別比,則較容易招募到女性勞動力。

連鎖餐廳業者表示,女性員工相較於男同事,除了較有活力、較有衛生觀念並且更了解如何善待顧客之外,也有較高的忠誠度,這在流動率極高的連鎖餐廳是難能可貴的事。必勝客、肯德基和塔可鐘願意為女性應徵者履歷而支付更高費用給外包的招募公司,並且隨後提供涵蓋管理到會計的工作坊給女性員工;這三個品牌的女性員工比率超過40%。整體而言,美系連鎖餐廳產業裡有約三成的勞動力是女性──是餐飲業平均14% 女性員工比率的兩倍。

當然,所有這些業者的努力仍僅能觸及整個龐大現象的表面而已。大部份的印度城市甚至沒有上述的任何一個國際品牌的分店;而三成的女性員工比率,儘管已遠超過產業平均,仍離性別平等有段不小的差距。傳統印度家庭期待女性成員待在家庭範圍中,從事家政、洗衣、煮飯、灑掃等工作;即使是跨出家庭,在農業或建築業勞動中的女性,亦經常扮演如頭頂搬磚等粗工或低技術勞力的角色。很多在家中付出勞力的女性成員並沒有得到相對應的金錢報償,甚至經常要在資源分配中被歸類為犧牲的那一群:為了照顧家庭中其他男性成員,許多女性身受營養不良之苦;女性在工作環境中亦有較高機會受到言語或肢體上的傷害,甚至受性暴力之苦。

印度是一個廣袤、複雜的社會,要徹底改善性別結構可能需耗時數十年。各種進步,即使再微小,都是為人所樂見的。儘管仍非全面性的現象,但就個體而言,在賦予女性掌控經濟的權力後,仍可以見到她們的地位大幅改善。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訪問,一名在國際連鎖餐廳工作的員工受訪者如意‧卡哈楠(Ruhi Khanam)表示:「我的父親原本很反對我在麥當勞工作,直到麥當勞成功說服他在麥當勞工作是安全的。」她的父親於去年過世,使她成為家庭中唯一有收入的成員。卡哈楠後來為了更高的薪資而跳槽到溫蒂漢堡,她說:「若沒有我,我的母親絕對活不下來,我現在可以處理所有的事。」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