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翁院長事件說點話

友善列印版本

最近中研院翁院長的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聽說3月22日開始報導他女兒持有浩鼎股票後2天內,台灣媒體發出超過322篇負面批評。我個人當然沒有逐篇閱讀,但是對於部分批評的內容,實在難以苟同。

我個人一向支持:多少證據,說多少話,隨時修正,不狡辯,也不瞎起鬨。就我所知,外界的指控大致如下:

第一,解盲前後都不應從他嘴巴講出任何一句和浩鼎有關的讚美之詞。

我個人的看法是,翁院長是醣蛋白藥物研究的頂尖人物,這研究有很多病人參與試驗,他不說出個人的專業看法,請問,那些病人情何以堪?一位當中研院院長,極有機會拿到諾貝爾獎的研究者,對自己的研究裝聾作啞,懦弱沒自信,那又算甚麼?

現在好像很多「解盲」專家,問題是,他們真的懂解盲失敗的緣由與處理嗎?反倒是,多位外界專家說明,這次解盲失敗是實驗設計問題,去除不會產生免疫反應的個案,就會通過統計檢定,外國知名藥物也不乏此例,而美國FDA未來很可能同意,直接進入臨床三期試驗。

第二,涉及內線交易及利益輸送。

我個人同意,應詳查有無內線交易,解盲前的股票放空交易是誰做的,維持市場秩序是很重要的事,甚至資本市場對於新藥公司的炒作與資訊不透明都應大力改善。

問題是,此次放空交易的動機,除了內線交易外,還可能是認售權證作空,或是市場人士基於情勢,進行投機或避險。現在調查還沒明朗,很多人像是調查專家,直指內線交易,實在難以苟同。若有內線交易或不合法,當然可依法究辦,但現在應該是:多少證據,說多少話。

第三,要持股、想利益輸送,就不要當中研院院長。

翁院長已獲得化學的諾貝爾獎:沃爾夫化學獎了,不缺名與利。他曾把自己開發的酵素抑製劑、醣類合成技術轉移給生技公司,1998年,在美國創辦的Combichem公司以2億美元出售給杜邦製藥。[1]

他愛台灣,才回到台灣,不然留在美國,收入不知幾倍?新藥要商業化,必須拿出技術與資本家合作,現在嚴格要求別人及其家人不能持股自己一生的心血結晶,請問,能為台灣社會帶來甚麼意義及好處?你拿甚麼給人家補償?月薪50萬的院長職位嗎?殊不知,中研院另與醣基公司合作(規模只稍低於浩鼎),中研院持股50%,這是翁院長送給中研院的!

第四,翁院長的女兒翁郁琇當時是一個「窮畫家」,怎麼有財力買9300萬元股票?

外界當然質疑翁郁琇是人頭。身為國家最高學術研究機構主管,利益迴避不容打折。

我個人的看法是,浩鼎母公司是技轉美國MSKCC公司,該公司是翁院長成立的。2012年尹衍樑收購浩鼎母公司、美國Optimer Pharmaceuticals,翁院長女兒翁郁琇在此前即為Optimer大股東之一[2],當然有能力認浩鼎股票。更不必說,上面提到翁院長在美國創辦的Combichem公司,1998年以2億美元賣給杜邦製藥。浩鼎興櫃上市時,外界早知翁郁琇是大股東,顯然批評不是無知,就是別有用心。

就外界專家所言,翁院長的疫苗治癌法的成功機會極高,屆時將是跨世紀的大事,更重要的是,醣分子藥的適應症不是只有乳癌,還包括肺、卵巢、攝護腺、大腸直腸等五大癌及抗流感,更可以疫苗方式預防癌症,並得以抽血方式,運用醣晶片探針,檢驗是否得癌。

新藥研發不比電腦通訊產業,擁有核心人物與技術就能與國際大廠平起平坐,若因政治因素打倒翁院長,如金克寧博士所言:「將斷送台灣革命性新藥的發展。」[3]

根據 GlobalData 報告,2013年全球抗癌用藥銷售1,068億美元,2006~2013年化平均成長率(CAGR)8.6%,預估2013~2019升至9.4%,到2019年銷售達1,834億美元。要知道,治癌用藥的營業淨利率45%以上。如此,台灣生技業能不起飛嗎?

 


[1]楊瑪利、黃漢華,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相關獎勵辦法通過,《遠見雜誌》,2008年4月號。http://store.gvm.com.tw/article_content_14081.html

[2]黃文奇,浩鼎董事長張念慈四點聲明全文,《經濟日報》,2016年03月23日。http://udn.com/news/story/6/1582153

[3]金克寧:回歸新藥研發之本質及核心價值,《風傳媒》,2016年03月24日。http://www.storm.mg/article/92685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