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人術】 25年不見天日的太陽花:顏水龍

友善列印版本

2014年太陽花學運風起雲湧,大學生和公民團體反對黑箱服貿,占領立法院。向日葵有向光性,又稱作「太陽花」,學生們希望能照亮黑箱,也期盼台灣未來能如同太陽花一般,迎向光明,太陽花因此成為學運的象徵物。

顏水龍(1903-1997)是台灣前輩畫家,晚年他曾接受外界訪問,被問到他最喜歡自己的哪一幅作品?顏水龍的回答是:「台中太陽堂的『太陽花』」。但是這幅「太陽花壁畫」卻因戒嚴被封了25年,在威權籠罩之下不見天日。

西元1903年,顏水龍出生在台南下營,七歲時父母相繼去世,顏水龍卻很爭氣,公學校畢業後進入台南州教員養成所,學成之後他再度回到母校台南下營公學校擔任教職。有時意外而美好的機緣,總能為自己的視野打開另一扇窗。顏水龍在學校裡受到一位同事澤田武雄的鼓勵,他決定到日本學習美術。

台灣國寶畫家 廣告設計第一人

到了日本的顏水龍,半工半讀的狀況下還是順利考取東京美術學校西畫科,畢業之後再度錄取該校研究科。皇天不負苦心人,1927年,研究生顏水龍以作品《裸女》入選第一屆「台展」,他不因此自滿,在「東京美術學校研究科」結業後,受「台灣議會之父」林獻堂資助,到法國學畫。在法國時期的畫作也入選法國秋季沙龍。

特別的是,顏水龍離開法國後,到日本大阪從事廣告設計,他是台灣第一位專業廣告人。中年的顏水龍專攻廣告藝術與工藝美術,推行生活美學。直到40歲結婚之後,顏水龍回到故鄉台南,受聘為「台南工業專門學校(今國立成功大學前身)」教授,教授美術工藝史和推廣台灣美術作品。也在這個時期,顏水龍開始為商家製作「企業識別標誌(CIS)」,生平最滿意的作品就是「台中太陽堂」,從店面設計、室內設計、建築設計到食品包裝設計,全出自顏水龍之手。

不見天日的太陽花

西元1964年,台中自由路的「太陽堂」餅店開幕,店內一幅太陽花馬賽克鑲嵌壁畫特別醒目,堪稱鎮店之寶。但是也因為這幅壁畫惹來警備總部等情治單位的關心,戒嚴的年代,太陽堂餅店屢遭特務和管區警察騷擾,認為「太陽堂」、「太陽花」,讓人聯想到《東方紅》歌詞裡寫的「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根本就是「為匪宣傳共產主義」。因此顏水龍的這幅壁畫不久之後就被木板封閉,連同所有包裝設計全部換新,足足25年之久。到了1989年李登輝前總統主政時「太陽花壁畫」才終於重見天日,也成為辨識太陽堂老店的最佳方式。

晚年之後顏水龍創作大量台灣原住民族題材畫作,他是第一位到蘭嶼調查及寫生的台灣畫家,最為膾炙人口的就是「蘭嶼系列」,經典作品《蘭嶼印象》用蘭嶼拼板舟和太陽的圖騰作為畫面的核心,兩旁高高翹起的尖端就像是母親的手一樣呵護著中心的太陽。顏水龍畫作常出現高掛的太陽,如陳水扁前總統主政時期總統府會客室「台灣晴廳」裡懸掛的《玉山日出》;但是其中卻有幾幅蘭嶼風景畫裡的太陽特別低沉,原來當初台電要把核廢料運到蘭嶼,他用沉落的太陽呼籲社會重視環境保護問題,也表達對政治和社會不公的無聲抗議。

對台灣永遠的依戀

「顏水龍和我們一般所熟知的畫家很不一樣的,就是他不是為個人去想,他總是想如果我學到了什麼東西,我能不能回饋給台灣社會。」曾有人這麼評論顏水龍。他的一生除了教書以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美術繪畫。雖然曾經走訪日本和法國,但是顏水龍的畫作裡全是他最熱愛的台灣,台灣風景、台灣原民和台灣建築。他也運用美術所學,將美學融入生活之中,美化台灣的公共空間和都市景觀。

我想起這麼一個故事,曾有一位外國畫家,他的作品非常受人喜愛,歷久不衰。但是卻有人評論畫家畫了一輩子,內容都是花朵、音符、動物和人物的組合。面對評論,這位畫家淡然地說:「對心中有愛的人來說,每一件事物都是那麼清澈鮮明;然而,對於那些心中沒有愛的人,我又能說些什麼呢?」

對顏水龍來說,台灣的一草一木,台灣的風景日出、台灣的蘭嶼原民、台灣的阿里山、日月潭和故鄉台南,就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記憶,因此他的每一幅創作都表現出對台灣這塊土地充沛的感情與熱愛,也因為這樣,我們看顏水龍的畫作能深深感受到他的熱情和對台灣永遠的依戀及記憶。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