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往台灣的慢船】逆流而上的國民黨與新黨青年

友善列印版本

很久之後才發現,小學課本寫空一格蔣公看著小魚逆流而上,其實是假故事。不料到了大叔年紀,還真的親眼看到逆流而上的魚群。國民黨和新黨裡分別有不少年輕人,也試圖在與民意反向的強勁河水裡往上闖關。浙江省的魚為假,台灣的魚為真,但同樣不可思議。

在近來被談論得震天價響的新青年政治之中,國民黨和新黨的青年們,成了很尷尬的一群。他們一樣年輕,但不是在擔任國民黨發言人位置時必須為黨、為候選人作出拙劣的辯護,就是跟著那群七老八十的前輩停留在一次世界大戰的挖壕溝思維,死守「主張民族大義,反對台灣獨立」防線。

他們的價值幾乎完全服膺政黨,所以不但一定要反台獨,而且必須反反課綱、反反服貿、反太陽花、反大腸花、反反核、反廢死、反反媒體壟斷和反多元成家,還要忍受──或喜歡──邱毅和蔡正元,然後再聲援郁慕明去選國民黨主席。

憑良心說,要作到這些事很不容易,因為要在99% vs. 1%的鬥爭之中站在1%的一方,必須具備很大的勇氣與很強的抗壓力。有時也不得不佩服他們,因為在新世代年輕人被形容為「天然獨」、「天生帶有民主自由DNA」的時刻,要反台獨、反民主,背後一定有著極其強大的推動力。

某些人在反課綱運動時曾經端出這個邏輯──戒嚴時期的教材也教出了爭民主人士,證明課綱並不那麼重要。有趣的是如果這個邏輯成立,那麼國民黨口中現行的「去中國化課綱」,照樣教出了以上這些年輕人,這說不定證明課綱還不夠去中國化。

無論如何,我尊重他們的主張,但花了很長時間思考,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李正皓、徐巧芯這樣的年輕人投入國民黨陣營,讓王炳忠成為現在的炳忠而且愛上中華民國頌,讓張瑋珊在從小到大都相信自己是台灣人,相信中國是台灣一大威脅之後,因為某種原因而從「感性台獨」轉變為「理性統派」。

新黨倒是不難理解,總而言之他們就是名字比較短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在台灣這片土地夢想著沒有人曾經建立的「新中國」。至於中國國民黨,揣摩了半天,我能夠了解生意人、所謂的「經濟選民」、軍公教、軍眷為什麼支持國民黨,但是要揣摩這些青年為何對現狀和未來有著和多數同輩如此不同的想像和理解,卻和揣摩為什麼帝吧「小粉紅」們翻牆到台灣臉書來作亂、丟臉,卻爽得不得了一樣困難。

他們是為了利益和未來的從政位置而投入國民黨?還是真正相信「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和「一個中國」?他們對國民黨的黨產以及統一黨綱有著什麼樣的詮釋?他們對中國的想像,為什麼會和在中國出生的那群歐吉桑一模一樣?

長遠來看,我認為了解這群「很不一樣的青年」是很重要的。先前曾經論述過,台灣的言論市場因為媒體失衡之故,從來都不是等比例的反映、討論民意與議題,統派聲量被不成比例的放大。這意味著,如果這批青年將在老政客退出政壇之後接棒,成為藍營與統派的未來,那麼他們就會在未來言論市場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同樣的,不以執政為目標的新黨不用討論了,他們的聲音在新黨青年加入以及本屆大選贏得政黨補助款之後,勢必依然嘈雜,但只被一笑置之。

不可能就此放棄的中國國民黨,如今則有李正皓和徐巧芯等人建立了「草協聯盟」,看起來是想好好的將國民黨動一番手術,宣言中提到「以中華民國為核心,台灣為主體的論述」、「中華民國的本土論述」以及「偏向社會主義的創黨路線」。聽起來簡直和民進黨一模一樣,但國民黨勢必不能是民進黨,所以這個路線需要深究,不能這麼「空心」。另外,青年們對於拿掉黨名神主牌上的「中國」兩字,似乎卻步、猶豫,既然如此,期待他們改變核心思想顯然是有困難的。

最要命的是,中國國民黨儘管很愛說「青年創造時代」,但它的結構、作風和歷史,從來都不利於青年,從來都是反改革的。國民黨內本土派人士再怎麼不爽想造反,終究膝蓋酸軟,最後還是一跪了事,更沒有資源的青年,就不用說了。

知名搖滾樂團Journey的名曲「Only the Young」裡有幾段歌詞,很適合描寫目前的藍營青年:「在黃金時代的陰影下,有一個等待黎明的世代...他們看穿了所有的承諾,以及所有他們敢說出口的謊言。這是天堂還是地獄?他們自己非常了解。」

與其在充滿髒水的河裡逆流而上想去挑戰不可能,他們應該思考的,或許是換條河吧!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