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民主來時路《中壢事件37周年紀念》

友善列印版本

您不能不知道的桃園縣長選舉與「中壢事件」!

1977年以前,執政的國民黨靠二張票就能操控台灣的地方自治選舉:「買票」及「作票」。過去台灣的選舉,是以非常傳統粗糙的方式進行的。國民黨的社會操控十分純熟,組織龐大分工細緻,懂得如何動員,如何送錢買票,如何作票,可見當時的國民黨作票有多明目張膽。1975年,省議會五虎將之一郭雨新參與立委選舉,最後開票結果,郭雨新獲得八萬多票落選,廢票卻高達八萬多張,憤怒群眾準備包圍宜蘭縣政府,深夜被郭雨新勸離。郭雨新選後,由林義雄與姚嘉文律師提出當選無效訴訟「虎落平陽」,當然不會勝訴。

1977年11月19日舉辦的五項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國民黨一貫的壓制、操控與作票,終於受到了在野黨外力量和台灣群眾前所未有的反撲。該年的桃園縣長選舉,終於點燃了台灣人心中的怒火,而這第一把火,就是在中壢這個客家小鎮,率先揚起。

曾為郭雨新打選舉官司的林義雄律師,1977年回故鄉宜蘭縣競選省議員。原為國民黨籍省議員的許信良,與國民黨決裂,脫黨加入黨外陣營參選桃園縣長,對抗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歐憲瑜,為了防止國民黨做票,許信良準備要打一場台灣選舉史上完全不同的選戰。

許信良的桃園縣長選戰卻是一場有分析社會結構、敵我情勢,有清晰戰略戰術,有排定節奏順序,有明顯主題訴求,有完整分工組織架構的現代化選戰。他說:「選舉不是恐怖的事,讓我們輕鬆、愉快、公平、合法的參加選舉」。

新精神、新人物、新桃園 在經過無數的徹夜長談分析討論後,許信良陣營擬定了「打宣傳戰」、「南守北攻」、「從鄉村包圍都市」、「縮小打擊範圍」、「不採聯合陣線」、「鼓動黨內外人士競選」等主要戰略。

並以「新精神、新人物、新桃園」為訴求主題,配以閩南語歌謠「四季春」曲調的競選歌曲「大家來選許信良」。許信良4月出版《風雨之聲》,8月出版《當仁不讓》,以及10月初國民黨開除許信良黨籍,10月下旬許信良發表「此心長為中國國民黨黨員」聲明……,雙方種種攻防戰,早已將桃園選情炒得火熱。許信良總部的大字報版上,遂有民眾自行張貼文章或抗議句子:

「老闆支持歐憲瑜,工人支持許信良。
農會支持歐憲瑜,農民支持許信良。
校長支持歐憲瑜,老師支持許信良。」

在投票前三天,許信良競選總部開始推出一個強烈的訊息——絕不容忍作票。大字報版上一行大字:「只有共產黨才作票,發現作票立即喊打,打死共產黨!」許信良在政見會場上數度堅定的誓言,更是大幅度鼓動民眾的熱情。「抓到作票就打」成為投票前夕桃園民眾普遍同意認知的話題。

許信良並且準備了一千多人的監票部隊,大家都想替許信良保護選票。中壢國小校長范姜新林進入監票處查看。在一旁等待投票的邱奕彬牙醫說,他看見范姜把兩位老人投給許信良的票,以敷有印泥的拇指按於選票,做成廢票,國民黨的惡霸作票,終於碰上民眾的強力護票了。

中壢國小對面正是中壢分局,中壢國小對面正是中壢分局,坐鎮的檢察官獲報後趕赴現場,他只把兩位老人家及證人帶回分局,被指控的涉嫌人范姜新林卻留在投票所繼續執行工作。檢察官明顯的偏袒行為迅速傳遍中壢街市,群眾的情緒更為燥怒不滿。下午兩點半左右,有上百位群眾包圍中壢分局,警察只能揮舞著警棍保護校長和自己,卻引來更多的群眾包圍。分局外馬路上已聚集了四、五百名群眾,切斷了南北縱貫大道。群眾開始將石頭雨紛紛拋過封鎖線的上空,把整棟警察局的玻璃窗砸得一片不剩。上百名警察,包括縣警察局長,在分局內不知所措,坐鎮的檢察官早已帶著涉嫌人范姜校長從後門溜走。臨近傍晚,忿怒的群眾開始把分局前的數輛警車翻倒,激烈的行為更延伸至數條街外的火車站廣場,同樣也有警車被翻。

晚上八點以後,警方眼看催淚瓦斯彈失去鎮壓的效果,陸續從消防隊後內撤走。象徵公權力的警察局就此呈現空城。近午夜時,激烈份子開始燒警察局,大火燃燒了兩個多小時,燒毀了大半個警察局和毗鄰的六間警察宿舍。直到午夜三點以後,群眾才逐漸散去。

當天晚上,桃園縣全部的投開票所,選務人員都異常小心,每張票都規矩亮票唱票。許信良最後以23萬多票贏過歐憲瑜14萬多票,高票當選桃園縣長,國民黨被迫停止作票,中壢事件影響深遠。隔天,國內的媒體都對中壢事件輕描淡寫帶過,好像沒發生過,桃園縣長選戰引爆的「中壢事件」,更成為黨外群眾津津樂道的一次重大勝利。

1979年1月桃園縣長許信良去高雄橋頭參與聲援余登發案遊行,中壢事件後,國民黨抓到他的小辮子,欲除之而後快。公懲會宣布許信良因擅離職守,「懲戒休職二年」。造成許信良被解職滯留美國,成為黑名單人士長達十年。

(文章原載於邱萬興/張富忠出版的《綠色年代》)

註:11月19日周三下午,前桃園縣長許信良、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民進黨桃園市長候選人鄭文燦將在中壢事件發生地中壢分局旁,舉辦中壢事件37周年紀念活動。

作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