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想想】北市長電視辯論 柯文哲完勝

友善列印版本

雖然台灣的選舉辯論從來都不是把話講清楚的場合,選前三週,辯論似乎已成為連勝文唯一得以瞬間逆轉氣勢的機會。今晚,他錯失了這個契機。柯文哲精準到位的攻守,以及連勝文閃躲、講空話、搬出「扁維拉」的決定,很恰當的反映出這場選舉的現況。

連勝文再三強調高度、視野與執行力,但空話四射,最後終究證明了他的高度,只有195公分。除了尚稱佳作的開場,他並未消除眾人對他最大的疑慮:權貴。對此,他以一句自知是「有福氣的人」輕輕帶過,甚至也未能正面迎戰柯文哲提出的公布財產問題、選舉經費與蔡正元的柯營資料來源為何、公布資料的正當性。

甚至在核電上,連勝文雖說看不出延役的必要,卻還是騎牆式的以需要討論為由,草草了事。面對質疑,他選擇的是再度搬出陳水扁與不回答,就戰術選擇而言,這是項致命傷。感覺像是緊貼對手、不知如何因應的拳擊手。

但連陣營全場最大敗筆,恐怕還不是連勝文的問答,而在於挑出的三個公民團體作球、助攻太過明顯,以超乎想像的提問──台灣競爭力論壇的MG149、青創會的台獨與撕身份證,以及防暴聯盟的女性岐視──直擊柯文哲。即使對一般選民來說,都很難不為這麼大辣辣的舉措而瞠目結舌。

這場辯論的副作用是,公民提問恐怕已經在台灣被玩壞了,往後是不是要再納入這個單元,大有疑問。至少,由候選人陣營欽點的公民團體,將一場總統級辯論玩成這樣,對真正的公民團體是極端的污辱。

相反的,柯文哲先前為人詬病的口頭表達在今晚大有進步,同時秉持「球來就打、正面對決」的戰略。從 MG149到性別岐視,從台獨深綠立場、主張釋扁到器官仲介,均一一化解。辯論結果說明,柯文哲自己和柯營所作的準備,遠勝於對手。

柯採取的兩大策略非常明智,也非常適合他的個性。

第一是「自我解嘲」,無論是「我雖有點白目」、承認醫師經歷讓他「對性別、器官不夠敏感」,或坦言「墨綠是我的過去」,他再度鮮明的刻畫出自己素人的角色。

第二是「退一進二」,在台獨意識形態上,他說「墨綠是我的過去,但請大家看我的現在與未來」,說「我當時說自己是墨綠,是為了證明你的槍傷是真的,為了社會和諧,你現在說我墨綠,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是在撕裂社會」;在中華民國上,他說「中華民國是我的底線,但有人拿中華民國當愰子,在中國一聲不吭」;在主張釋扁上,他說「你和陳水扁都是我的病人」。這些顯然即將成為「新柯語錄」的回應,都在防守中帶有不含嗆辣的攻勢。

整體而言,雙方似乎都緊守自己的game plan,連勝文失敗之處在於,落後方必須「變陣」、止住失分,甚至奇襲,但他都未能作到。對一個為何參加比賽都說不清楚的球員來說,他的錯誤或許在於根本不該參賽吧。

會不會有第二場辯論,還不清楚;如果有,連營必須有脫胎換骨的表現,才會有奇蹟出現。柯陣營該擔心的或許是,對手在辯論無法挽回頹勢之後,會不會鋌而走險的使出賤招吧。

作者

留言